陈海德:奇迹般存在的阿末扎希

巫统大会通过党两高职,即主席和署理主席不开放竞选,引起党内和各界一阵哗然,但如今阿末扎希仍稳坐一哥位置,相信也没有人能够奈他何。反倒得承认我们跌破眼镜,都看不清此君的生存模式,尤其忽略了其高超的政治计谋。

2018年国阵政府倒台之时,一直不获看好的时任副首相兼署理主席阿末扎希,担起了纳吉辞去后的大任,成为巫统代主席,并于6月的党选中顺利击败同样问鼎的凯里和姑里,成为新任巫统主席。而随后其多名党内政敌,也都同样参与了角逐高职,安努亚慕沙于署理主席不敌莫哈山,依斯迈沙比里则高票党选为3名副主席之首。

扎希领导初期便做出的“明智”选择,目前看来根本嗤之以鼻,而更多人则宁可选择忘记,那就是与多年劲敌的伊斯兰党一笑泯恩仇,于2019年9月正式促成“全民共识”(Muafakat Rakyat)合作,成为初执政的希盟政府最大的威胁。两大传统族群─宗教政党的团结,让新兴的土着团结党在新政府内无所适从,乃至矛盾开始加剧扩大,结合各种因素等,最终爆发了“喜来登政变”。

土团退出希盟与巫伊两党合组新政权,也就是国盟政府的成立,然而同床异梦,好景也就不长,巫统不满土团何德何能当老大,因此爆发了屡次足以威胁国盟政权的政治动荡时期。

有趣的是,屡屡引发政治危机的巫统,却能够巧妙地声东击西,把问题都推到他党身上。如国盟政盟成立后,伊党的加入便被巫统谴责为背叛共识;土团党则一直有巫统叛徒的标签,合组政府后猛在巫统势力范围插旗,被认为是在刻意挑衅。
因此,扎希不惜发动对国盟的攻势,也一举将党内政敌引蛇出洞,即当时被讥为亲国盟的“官职派”。

最终,贪腐案缠身的阿末扎希,以及署理主席末哈山都未能出任首相,折中妥协后由副主席依斯迈沙比里上台,巫统在国盟政府首度赢获话事权,但说白了就是别人捡了便宜。

一切都有可能

然而,即便依斯迈沙比里上台后,动荡也未能平息,巫统在甲、柔两州试砍牛刀,最终获得佳绩,让国阵以多数执政。阿末扎希在去年3月的党大会中愈演愈烈,最高理事会正式议决与土团党断交,并声称坚决不与安华和行动党合作的呼吁。

当然,目前看来已不合时宜,因此阿末扎希发挥了政治的可能性,让一切成为可能,而本身就是一直在拯救该党的真命天子。那就是制造出,巫统党内有人持续和土团勾结,迟迟不肯宣布大选;而国盟如伊党和土团就是故意要拖延,以便逐渐取代巫统。

11月大选结果,国阵有史最大败北,国盟几尽收割了国阵众多议席。偷鸡不着蚀把米之下,人们原本以为阿末扎希这下便完蛋,孰知他毅然加入安华的团结政府,迎来事业又第二高潮。

此招确实高明,若说救党只是次要,但起码领导国阵加入政府,可谓一石多鸟之举。一是他能够持续执掌巫统,亦可能让包括其在内的巫统党要之前的种种弊案就此作罢,谋取最大的利益,自然能博得欢迎;二是很现实的问题,巫统挣扎到今天,无非是想做政府,如今夺权不了,下野更等同于自掘坟墓,为何不转换环境,同样能够执政。

第三则是以当前来说,团结政府肯定比国盟好,不必委屈求存,也不怕希盟像国盟般一心想“消灭”国阵和巫统(当然还包括自身利益等)。

阿末扎希领导国阵和巫统加入团结政府,全然面面俱到,党大会一片和气,即使两大高职不竞选亦没有多大争吵,亦无人会像1998年烈火莫熄之时,批评党主席是独裁的“法老王”。只因,阿末扎希是个政治奇人,一个让国盟咬牙切齿、使得国阵差点溃不成军的领导,只要有强大的说服力,站对了的位置,有“贵人”相助相挺,昔日的肇事份子也可以起死回生,一跃成为救国救党的英雄兼男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