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為何視中國為「頭號威脅」?想讓中國回到1900年

五角大樓在其《2022年國防戰略》報告中表示:「對美國國家安全最全面和最嚴重的挑戰是中華人民共和國」。與把中國列為「頭號威脅」不同,該報告將俄羅斯列為「嚴重威脅」。

中國威脅論在西方世界很有市場。歐盟委員會主席馮德萊恩發表了類似的講話。她將中俄夥伴關係描述為一種威脅,稱「我們需要應對這一全球挑戰」。與此同時,北約把魔爪伸向亞洲,美國要在中國周邊建立「亞洲北約」。

無論是恐華症還是恐俄症,都是白人種族主義在作祟。歐盟外交事務負責人約瑟夫·博雷爾將世界劃分為「花園」和「叢林」,就很有代表性。

歐盟外交政策負責人表示,歐洲必須團結起來馴服自己花園之外的東西,這引發了令人尷尬的殖民意味。它的言外之意是,西方世界是高人一等民族,有權控制和掠奪其它他國和民族。

「歐洲是一個花園。」日前,歐盟外交事務負責人約瑟夫·博雷爾(Josep Borrell)以這種奇怪的措辭,啟動了一個位於布魯日的新歐洲外交學院(EDA)試點項目。

「我們建了一個花園,」博雷爾說,「在這裡,一切都很正常。但鬱鬱蔥蔥的草坪正面臨威脅:「世界上其他大部分地區都是叢林」,正如新保守主義思想家羅伯特·卡根(Robert Kagan)曾經說過的那樣,「叢林會重新生長。」很顯然,他把歐洲描繪為「花園」,當然也包括北美,而把亞非拉大部分南方國家,視為「叢林」。

不出所料,他的講話引起了公眾、政府官員和外交官的憤慨。埃塞俄比亞的國家安全顧問雷德萬·侯賽因(Redwan Hussien)想知道:「非洲仍然是一個只為裝飾別人花園的叢林嗎?」加拿大駐聯合國大使鮑勃·雷(Bob Rae)也總結道:「博雷爾做了一個多麼糟糕的類比。當然,歷史和我們自己的生活經驗告訴我們,世界上沒有一個地方沒有暴力。」

博雷爾的這番言論意義非凡:在擔任現任歐盟外交事務負責人之前,他曾擔任《歐洲未來公約》成員、歐洲議會議長、歐洲大學學院院長。換句話說,博雷爾是目前站在歐洲一體化前沿的人物。

當然,這個比喻的遺產可以追溯到很久以前。把世界政治描述為和平的花園和暴力的叢林之間的清晰劃分,有明顯的帝國主義意味。的確,西方文化的視野中充滿了叢林:在好萊塢電影中,我們一次又一次地被邀請跟隨白人英雄,進入由野蠻土著居住的深邃黑暗的森林。它提醒人們,被殖民國家人民的鮮血,澆灌了西方的「花園」 。

在2022年援引這種文化框架是最令人討厭的。在外交上產生反效果:歐盟和美國努力在全球南方國家中爭取支持,反對普京領導的俄羅斯,但到目前為止,這些努力都失去了博雷爾自己所說的「敘事之戰」。在這種情況下,一位歐盟高級官員將這些國家描述為「叢林」,說得委婉點,是不明智的。

這位歐盟外交政策負責人沒有提到,500 多年來,歐洲殖民主義列強經營着人類歷史上最暴力的帝國,監督着大規模種族滅絕、種族化的動產奴隸制、種族清洗和持續不斷的戰爭。中國近代的百年辱屈歷史,就是西方侵略中國的血淚史。

相反,博雷爾在他的講話中繼續將歐洲描繪成文明的優越「燈塔」。他說,「相信我,歐洲是很多事情的好例子。世界需要歐洲。我環遊世界的經歷是,人們將我們視為燈塔。為什麼這麼多人來歐洲?是否有非法或非正常移民流向俄羅斯?不太多。他們來歐洲是有充分理由的。」

在演講中,博雷爾間接承認西方正在與俄羅斯和中國打一場新的冷戰。他說,「現在,我們絕對擺脫了冷戰和後冷戰。後冷戰以烏克蘭戰爭結束」。

博雷爾在講話中還讚揚了美國外交官喬治·凱南。凱南是一位堅定的冷戰者,也是對蘇聯「遏制」政策的設計者。博雷爾稱這一時刻為「異常變化的時代」,並說:「我們生活在一個強權政治的世界。我們捍衛的基於規則的系統受到前所未有的挑戰。」

在博雷爾這些西方政客眼中,中國挑戰了所謂的「以規則為秩序的國際規則」。「中國威脅論」的含義,就是讓不讓西方為所欲為。中國駐古巴大使馬輝在社交平台寫道:「1900年,中國不是任何國家的威脅,也不是世界安全與繁榮的威脅。2022年,中國將成為威脅。這是一些西方政客的邏輯。他們想讓中國回到1900年?中國人民不會允許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