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马华人还会说中文 要特别感谢这5位华人先贤

如果你有到过马来西亚旅游,或许会发现马来西亚的中华文化传承,对比周边国家,像是节庆,习俗,祖籍文化,都保留得特别完整!

但这一切的背后都有一个根源,就是教育体制!在马来西亚的华文学校,至今和其他源流学校并齐,备受重视!然而,这一切并非垂手可得,而是由前人排除种种波折致力促成!

今天就来回顾5位教育先贤拼华教的事迹!

【第一位】敦陈祯禄 争取华人公民权

陈祯禄(1883/4/5-1960/12/21),马来西亚最大的华人政党—马华公会的的创始人及第一任总会长。

陈祯禄的祖先来自中国福建漳州,祖父做船务生意。陈祯禄在马六甲出生,毕业于新加坡莱佛士学院,1902年起在该学院当了6年的校长。1908年他回到马六甲,投身于橡胶工业。

尽管是当时社群中的人生赢家,他不忘同胞,一致维护中华文化。1922年他被任命为海峡殖民地立法议员后,更努力地为华人的争取平等权益。

1931年时,英殖民统治者强硬推行“亲巫裔政策”,他强烈反对,还发表备忘录,指出英政府歧视华人的政策。另一方面,他不忘关心华人的文明发展,包括主张华人婚俗合法化,为后代华人公民权铺下路。

二战时,陈祯禄避难于印度,但也没闲着,创立了 “海外华人协会”,并准备回马后将成立一个华人协会,有组织地争取华人的利益。

因此,马来亚华人公会(马华公会)于1949年正式成立,陈祯禄出任第一任总会长,主张开放党籍,让所有有意在马来亚定居的华人申请加入。

随后,陈祯禄带领马华与友族一起争取马来亚独立,和马来人的巫统政党领袖–东姑阿都拉曼出任“联盟”联合主席。

过程中,陈祯禄还和校教师会总会(教总)的林连玉联手,使教育部尝试把华校变成英校的企图不能得逞,保全的华校。

1957年,联盟和英政府谈判成功,马来亚独立,陈祯禄也成为马来亚开国元勋之一!

独立那一年内,马华公会成功带领华社争取让超过100万华人成为马来亚公民!

所谓权利,必须先有权,后有利。陈祯禄争取到公民权,为华教延续了权利。

陈祯禄

【第二】沈慕羽 不畏强权的教育家

沉慕羽(1913/7/20-2009/2/5)是一位敢怒敢言,不畏强权的教育家。

话说马来西亚有两大倡议华文教育的全国团体 — 华校董事联合会总会(董总),以及华校教师会总会(教总),合称“董教总”,携手为华教权益斗争超过半个世纪。

而沉慕羽就担任了长达29年的教总会长,期间多次因为捍卫华教而遭受打击。

祖籍福建省晋江的沉慕羽,出生在马六甲,21岁开始成为教师,从此为华教献身。二战后他复办多家学校,包括晨钟夜学、培德学校,并担任马六甲平民学校校长长达27年。

1949年陈祯禄创组马华公会,沈慕羽也加入了,担任马六甲分会义务秘书多年,还在1955年成立马六甲马华公会青年团。

沈慕羽在推广文化工作也是不遗余力,他创办过《古城月报》、倡议成立民众图书馆提升阅读风气、推动改革华语简化汉字、重组马六甲孔教会,也曾抗议铲平马六甲的三保山以供商业用途的行动。

沈慕羽倾其一生,不怕牺牲地保卫华文教育,促使华教至今得以守住独特地位。

沈慕羽

【第三】林连玉 华教斗士与族魂

早期有名的华教斗士,非林连玉(1901/8/19-1985/12/18)莫属。

他推动了教总和董总的成立,致力维护华文教育,主张民族和语言平等,被褫夺公民权也在所不惜。

林连玉在中国福建永春出生成长,中文根基极好。青年时期移居马来亚,1935年起在吉隆坡尊孔学校任教到1961年。

任何时候,林连玉都以行动捍卫华教。1951年他反对当时对华教不利的《巴恩报告书》,也同时促使教总成立,开启领导保卫华教的旅程。

1954年,他提出列华语为官方语文之一,还与马华公会会长陈祯禄联手,使教育部要在华校开英文班的计划落空。同年,董总成立了,这是由各州的华校董事会(董联会)集结起来的总会。

当时马来亚联盟当时向英国争取独立。1955年,林连玉率领董教总(教总+董总)代表团,与陈祯禄和巫统领导层(最大的马来政党)会谈。联盟答应,若执政,将废除《1952年教育法令》,重新厘订对各民族公平合理的教育政策。

1956年,林连玉再率领董教总,争取到华文成为三大源流学校之一,奠定了华文教育不灭亡的基础。与此同时,他也忙于应付华文中学改制问题、超龄生问题、学潮问题等。

斗争未止步于此。独立之后的1960年,林连玉表明不能接受当时的教育报告书,以防华校被改制为马来中学。他很肯定,1956年时曾经争取到时任教育部长拉萨答应不把对华教不利的“最后目标”列入教育法令中。

可结果却是在1961年被内政部褫夺公民权,理由是林连玉故意歪曲政府的教育政策等等。

为了华文教育早已将个人利益置之度外的林连玉,过后隐居在吉隆坡二十多年,1985年溘然长逝于吉隆坡。出殡日出现上万人空巷的送葬场面,为这位被公认为华教“族魂“的先贤致敬。华人从未忘记他为华教做出的牺牲与奉献,换来华校能安好屹立至今。

林连玉

【第四】陈修信 为华裔子弟,坚持办大学

陈修信 (1916/5/21-1988/3/17),是第三任马华公会总会长,曾担任马来西亚财政部长达15年。在他任马华会长期间,促成了拉曼学院成立,让千万名华裔子弟得以在可负担的情况下,获得高等教育机会。

陈修信是马华公会创党领袖敦陈祯禄之子,早年在伦敦攻读法律,之后返国打理家族的橡胶园,是妥妥的世家之子。他不但继承父业,而且延续父亲的政治理想,希望通过政治提升华人的地位。

他在1948 年起就先后担任立法议员长达26 年,早期当选马华马六甲支部秘书、马青支团团长等职位。1959 年大选后,他出任财政部长。1961 年,陈修信被选为马华公会会长。

在任期间,陈修信致力于平衡华人社会的诉求与政府的政策!

1969年,教总一心想要办中文“独立大学”,陈修信认为当时的大环境不太实际!

为了解决当时华裔子弟深造和出路问题,陈修信提出另一种办法,选择设立以英文为主的大专。

并且,这所学校应有学院的地位,能颁发广受认可的文凭给毕业生。同时,马华应该努力设法取得校地和资金来源,以及专业师资人才。

陈修信致力和政府对接,结果政府同意以“1元对1元”的原则承担一半经费,成立“拉曼学院”,以国父的名字命名。

有政府半资助,拉曼学院得以廉宜的学费提供优质教育。1968年7月,拉曼学院正式成立,为无法踏进国外和政府大学门槛的华裔子弟提供高等教育,无分政治背景。

2013年拉曼学院升格为大学,2022年4月再升级为拉曼理工大学,享有每年数千万令吉的政府拨款!

如今拉曼学院的教学素质,不仅获得华社,也包括土著和大马其他族群的认同。这些成就,都是陈修信的高瞻远瞩所留给后人的最佳遗产。

陈修信

【第五】郭鹤尧 为华人社会奉献一生!

郭鹤尧是亚洲糖王郭鹤年的堂兄,3岁从福州下南洋,定居马来西亚新山。

虽然早期接受的是英文教育,但却受到父亲郭钦端的影响,对华人社会做出了巨大的贡献。

后来更是获得了“陈嘉庚精神奖”,可见华社对他的贡献的认可与尊重!

父亲郭钦端曾任宽柔学校董事,而郭鹤尧就曾多次代表父亲出席宽柔学校董事会议,在他的推动下,宽柔中学为学生建起了宿舍,也在校内开创了“董事不干预教学”的先例,为宽柔中学和其他独中树立了典范。

另外,是郭鹤尧还将毕生储蓄的100万令吉捐献给“宽柔基金”用以协助清寒子弟升学,甚至提供退休福利金给教师。

郭鹤尧还曾担任国光华小的董事长。学生规模从数百人的规模发展为数千人,暴涨的人数让两次扩建的学校也容纳不下。

于是,郭鹤尧将自己的私人财产抵押给银行作为融资条件,极力推动学校扩建,同时也带领董事会申请分校,历时多年,从中协调取得兴建批文到确定国光二校选地。

郭老曾经历两次绑架。当时很多宽中学生到操场拉起布条,要求绑匪‘盗亦有道’,尽快释放董事长,而普通民众,如计程车公会还印刷纸条,希望尽早找到郭老的下落。可以看出郭鹤尧在民众心中的地位以及大家对他的尊重和爱戴。

郭鹤尧作为南方大学学院的发起人之一,也是积极地担任起该校第一任和第二任董事长,共同促进了华社高等教育的发展。

此外,在他年届96岁高龄时,在行动不便及视力不佳的情况下,仍心系母校——宽柔中学,并出席校庆活动,而他的第一句话就是关心宽中董事会是否能筹得该校的建设计划资金。

大半生热心华文教育、文化与慈善事业的郭鹤尧,无形中塑造了华社一些重要的观念和生活方式,促进了马来西亚华人与时俱进。

郭鹤尧

最后想说的是,我们今天能够在马来西亚这片土地上,能够自由学习中文,以母语来学习,并非理所当然!

先贤的自我牺牲,成就了华教的永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