整天被美國逼著「站隊」 沙特脾氣上來了,一句反問指明霸權末路

近段時間,由於沙特所在的「歐佩克+」組織宣布要減產石油,重新抬高油價,因此美國與沙特圍繞着石油產量問題,展開激烈的交鋒,兩國關係也逐漸走向下坡路。在美方看來,沙特堅持減產抬高油價,哪怕沒有插手政治局勢之意,也有着「援俄反美」之實。於是,美方最近頻繁要求沙特「給個準話」,要麼支持美國,要麼反對美國,沒有第三種選項。然而,整天被美國逼着「站隊」,沙特脾氣上來了,一句反問指明霸權末路。

據來自觀察者網的消息,近日,對於美沙之間的石油供應爭端,沙特能源大臣阿齊茲表示,沙特決定「做一個更成熟的人,讓風險下降」。同時他還進一步指出,美國此前一直要求沙特「站隊」,強迫沙特作出「支持或反對美國」的決定,所以他想要反問美國:「有沒有和沙特阿拉伯人民站在一起的餘地?」。

隨後,對於最近美方指責沙特減產石油,是為了幫助俄羅斯逃脫制裁一事,沙特投資大臣和沙特駐美國大使等人也強調,沙特與美國仍是「堅實盟友」,但沙特希望與「所有人」接觸,並沒有幫助俄羅斯,也會與包括中國在內的亞洲夥伴,共同建立起「非常堅實強大」的關係。

客觀而言,美國對沙特的減產決定如此憤怒,一方面是因為拜登政府為了降低油價,都拿出了本國的戰略石油儲備,但沙特堅持要減產,無疑是在給美國使絆子,讓俄羅斯石油在全球能源市場的地位更加重要;另一方面,不久後美國將迎來中期選舉,若是油價在此時再度飆升,民眾必然會怪罪到拜登政府頭上,進而影響民主黨的選情,所以美國政府需要極力阻止此事,不斷對沙特施壓迫使其放棄減產,進而影響到其他歐佩克國家。

不過,正如沙特所說,美國的種種考慮都只顧着自己,完全沒有想一想盟友的利益,沙特作為石油大國,美國壓低油價的舉動,必然會影響到沙特的石油出口價格。尤其當下的能源問題,完全是美國帶着一眾盟友,打壓俄羅斯能源造成的結果,美方現在等同於在用盟友的利益,彌補本國戰略失敗的過錯。所以,沙特怎麼可能任由美國「吸血」,反抗是必然的結果。

同時,阿齊茲的這一句反問,也指明了美國霸權的末路,美方自私自利、背刺盟友的謀利手段,已經讓同盟內部劃開了巨大的裂痕。如今,不止是美沙之間因為利益爆發了矛盾,歐盟也對美國趁火打劫,以4倍價格向歐洲售賣液化天然氣的行為頗為不滿,法國總統馬克龍近期更是直接點名美國,痛批美方趁機使用「雙重標準」,甚至質疑起了美歐之間的友誼。而且,美國此前推行《通脹削減法案》進行不正當競爭的手段,也飽受歐盟指責。

說完歐洲,再將目光轉向亞太地區,同樣對美國《通脹削減法案》不滿的,還有美國在亞太地區的重要盟友韓國。在幾輪談判不歡而散後,韓國政府甚至因為這個《通脹削減法案》,要向世界貿易組織起訴美國,矛盾已經處在白熱化階段。除韓國外,也有不好與美國交好的國家開始拒絕接受美國驅使,尤其是在經濟利益方面,更是堅持自主化選擇更有利的一方。

造成當下這種局面的原因,和沙特方面反問的那句一樣,信奉霸權主義的美方,事事都要以美國為先,享受「眾星捧月」的待遇。當然,若僅僅是想要占據利益大頭,盟友們或許還不會有這麼大的意見,但美方為了獲取利益,不惜犧牲盟友的利益,甚至在盟友陷入困境後,繼續儘可能榨乾他們的價值,完全不給盟友活路。在這種情況下,各國當然要反抗,甚至與美國背道而馳。

可以預見到的是,美國繼續這樣自私自利下去,會有更多的盟友難以忍受這種「剝削」,轉而投入到和平發展的道路中。如今,隨着世界朝着多極化發展,美國的霸權主義已經逐漸走向衰落,盟友的背棄無疑會加快這一進程,美國若仍堅持強權政治,等待其的恐怕將是時代的洪流淘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