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西方逆全球化之風正勁,「亞洲奇蹟」難以延續?

和平穩定的政治局勢、開放自由的經貿環境與平等包容的區域一體化合作,成就了半個世紀以來的亞洲發展奇蹟,也塑造了互利共贏、協商求同的亞洲精神。面臨當前美西方經濟保護主義的逆風和地緣戰略競爭的挑戰,亞洲各國應堅定開展務實磋商,合力維護真正的多邊主義,促進多領域、多層次、多主體的區域合作機制提質升級,推動全球化深入發展,為全球治理做出亞洲貢獻。

過去兩年來,新冠疫情重創全球經濟,相比之下,亞洲經濟體在危機中展現出更強的韌性。2020年,亞洲經濟收縮0.8%,與美國3.4%和歐元區6.5%的負增長相比,呈現的經濟動盪更小。2021年,亞洲經濟強勁反彈,地區GDP增長率達到6.9%,優於世界其他地區。今年以來,隨着內需復甦和出口擴大,亞洲經濟繼續展現良好動能。不過受烏克蘭危機等事件衝擊,亞洲開發銀行預測,今年亞洲地區的GDP增長約為4.6%。

事實上,在過去的半個多世紀裡,亞洲延續了以「高增長」和「低波動」為特徵的發展奇蹟。從1960到2018年,亞洲經濟體的人均GDP年均增長率達4.7%,遠高於1.9%的世界平均增長率和經合組織成員國2.2%的平均增長率。除1997-1998年遭遇亞洲金融危機重創外,亞洲國家在2008年的全球金融危機和最近的新冠疫情中,出現的經濟震盪均相對較小。現在,以亞洲國家為主體的《區域全面經濟夥伴關係協定》 (RCEP) 成員國,GDP總額已占全球GDP的33%。亞洲舉世矚目的發展成就表明,其獨特的經驗正為發展保駕護航。不過,這些好的經驗,如今也正面臨一些逆風和挑戰,值得我們警惕。

▲圖源:新華社

亞洲的發展奇蹟得益於很多因素,最突出的有三點。一是總體維持了和平與穩定的環境。

二戰後,亞洲國家逐步擺脫了殖民統治及其影響,政治趨於穩定。數十年中,亞洲雖偶有爆發衝突,但這些衝突的影響基本是局部性的和短期性的。地區國家普遍有改變貧弱面貌的迫切要求,重視維護和平與穩定,聚焦經濟建設,這為亞洲經濟騰飛創造了良好的政治環境。

第二,充分利用開放的外部環境,推動貿易和投資自由化。

一直到本世紀前十年,歐美發達經濟體都奉行開放的貿易和投資政策,這為亞洲國家提供了有利的外部經濟環境。從20世紀60年代開始,亞洲經濟體紛紛選擇出口導向的外向型增長模式,重視從發達國家引入資金和技術,大力發展製造業。隨着歐美國家將越來越多的生產外包給亞洲企業,亞洲持續實現產業升級,並逐漸從產業間貿易轉向產業內細分貿易,提升了在全球價值鏈中的地位,還最終形成了多種產業集群優勢。

第三,堅定開展平等、包容的區域一體化合作。

乘着全球化的東風,亞洲經濟體積極組建和參與各種區域合作,促進區域內貿易和投資,其中尤以東盟為中心的區域合作影響最大,成效最為顯著。亞洲國家及時從亞洲金融危機和全球金融危機中吸取教訓,地區金融與貨幣合作也取得顯著進展。RCEP今年年初正式生效,其獨創的、極富包容性的「原產地區域累積規則」極大促進了區域內貿易。平等互利、不干涉內政、以磋商求共識,是亞洲區域合作的重要特徵。曾經有西方學者指亞洲方式效率低下,但從實際效果看,亞洲方式恰恰展現了持久而旺盛的生命力。

近年來,美國鼓吹的戰略競爭和逆全球化潮流給亞洲發展帶來新的挑戰。美國政客將國內矛盾向外轉嫁,打着對華戰略競爭的旗號,安全上到處煽風點火,經濟上強化保護主義,亞洲發展的外部環境面臨重大改變。

安全上,美國製造緊張和對抗,威脅亞洲和平與穩定。美國強化在亞太地區的前沿軍事部署,在地區展開高頻次、大規模的軍事演習,挑動地區矛盾,鼓動歐洲國家派海軍介入南海。美國屢屢衝擊台灣問題紅線,提高對台軍售水平,助台發展「非對稱防衛能力」。美國眾議長佩洛西執意訪台,引發台海局勢緊張升級。

▲圖源:中國日報

經濟上,以美國為首,發達國家紛紛以「供應鏈安全」為由推動製造業回流。拜登政府今年3月出台《買美國貨法案》的新細則,計劃分階段將政府採購中「美國貨」的比重由目前的55%提高至2029年的75%。近期拜登簽署的《通貨膨脹削減法案》對美國電動汽車及零部件產業給予特殊補貼。美國還違背經濟規律,動用行政手段強迫亞洲先進的半導體企業對美投資並提交機密信息。這種愈演愈烈的保護主義無疑是亞洲發展的逆風。

區域合作方面,美國不願受到一份綜合的、互有妥協的協定束縛,拋棄了自己一手拉扯的《跨太平洋夥伴關係協定》 (TPP),轉而唱起「印太經濟框架」 (IPEF) 的新戲,是要繼續在美國最想要的領域逼參與國做出妥協,順應美國的要求,而避免在其他領域向他國讓渡利益。IPEF聲稱有四大支柱,任由參與國自主決定參與哪些支柱。這種做法如得以成行,將造成條塊分割,在亞洲經濟體之間豎起生產和服務要素自由流通的壁壘,損害經濟效率,最終動搖區域一體化合作的基礎。

▲圖源:新華社

亞洲的發展奇蹟是否能夠延續,有賴於我們對過往經驗的總結和眼前挑戰的審視。

地區國家和人民需要排除外來干擾,展開誠摯磋商和務實合作,尤其要堅決反對外來勢力的攪局行為,共同維護本地區的和平與穩定。

面對西方國家打着各種幌子的民族主義和保護主義,亞洲國家應更堅定地舉起開放主義的旗幟,與各種形式的保護主義做鬥爭,合力維護自由開放的多邊貿易和投資體系。

同時,還需堅持真正的多邊主義和包容的地區主義,堅守平等互利、協商一致的亞洲精神,將現有以東盟中心的多領域、多層次、多主體的區域合作架構做得更好更強,把亞洲區域合作的蛋糕做得更大更香。

在此基礎上,亞洲國家應樹立起更鮮明的亞洲身份,提出更多、更有效的亞洲主張,不僅促進真正的「亞洲世紀」早日實現,更要為全球治理做出亞洲貢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