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局】接受任命成為英國新任首相,蘇納克將面臨這些挑戰……

【环球时报-环球网报道 记者 白云怡 陈青青 万恒易】当地时间10月25日,刚刚当选为英国保守党党首的里希·苏纳克在白金汉宫接受英国国王查尔斯三世的正式任命,成为英国新任首相,在英国深陷政治与经济动荡的时刻接管了这个世界第六大经济体。苏纳克是不到半年内英国迎来的第三位首相,也是2016年英国“脱欧”公投六年来的第五位首相,如同“旋转门”般的唐宁街已向外界清晰地暴露出近年来英国政治的混乱。

当地时间10月25日,刚刚当选为英国保守党党首的里希·苏纳克在白金汉宫接受英国国王查尔斯三世的正式任命,成为英国新任首相。

多名专家25日对《环球时报》记者表示,苏纳克的成功与否,将取决于他能否挽救即将陷入衰退的英国经济,结束近来混乱的政治闹剧,并提升因此迅速下滑的英国国际形象。专家预计,苏纳克或将转变约翰逊和特拉斯以对外政策为主的执政理念,而更加关注英国国内问题的解决,这或将意味着他无法形成系统的对华政策,“不过,摆在这名英国首任印度裔首相面前的最大、最紧迫的挑战,或许是他能否稳住自己的政府超过半年。”

“保稳”还是“促增”?英国如何走出经济困局?

“新冠疫情重创经济,成为苏纳克上任伊始面临的严峻考验,而且是自第二次世界大战以来最大的挑战:带领英国走出病毒大流行和经济活动大幅度停滞的困境。”BBC 24日这样评论称。而《华尔街日报》则更直白地写道,苏纳克的成功将取决于他如何管理英国经济所面临的日益增长的挑战,“此时高通胀和迫在眉睫的经济衰退已经带来了一种与日俱增的绝望感。”

据英国公开的最新消费者物价指数数据,英国的通胀率已达到10.1%,成为四十年来的最高点,对该国普通家庭的财务造成严重影响。与此同时,英镑和政府债券价格也在短暂的特拉斯政府时期出现剧烈波动。

中国国际问题研究院欧洲研究所所长崔洪建对《环球时报》记者表示,苏纳克的专业和过往经历让外界对其解决通胀、能源危机等经济困境“抱有一丝希望”。经过特拉斯经济政策的试错后,苏纳克或许将把“求稳”放在第一位,不会轻易盲目推行刺激政策。然而,在当下英国这样一个内部矛盾集中爆发的时刻,这显然是不够的。苏纳克政府或将在“保稳”还是“促增”的问题上陷入两难,如何掌握好政策平衡,将是一个艰难的挑战。

“苏纳克最主要的目标应该是抑制通货膨胀,但是,他究竟能多大程度上改变英国经济的下行态势,我觉得很难说。”上海外国语大学上海全球治理与区域国别研究院英国研究中心智库研究员李冠杰对《环球时报》记者分析认为,英国以自由市场为主导的经济模式有其自身演变规律,并非某位首相上台制定某些政策,就能在短时间内使经济增长回升。“我认为苏纳克没有这个能力。”

苏纳克上台——英国混乱政治闹剧的结束,还是另一个开始?

经济困境伴随的是政治混乱。“我的孩子经历了四任财政大臣,三任首相,两任君主。但他才四个月大。”——这则最新出炉的英国政治笑话或许很能描述当下萦绕在英国民众心头的荒谬感。

“英国成‘欧洲病夫’”等嘲讽成为各大国际媒体的头条。“英国曾经是稳定、可靠(尽管有些沉闷)的代名词,但随着特拉斯执政6周后辞职,成为2016年英国‘脱欧’公投以来第四位辞职的首相,这凸显出英国政治近些年变得多么混乱。”美国全国公共广播电台(NPR)评价道。

另据美国媒体报道,皇家国际事务研究所副研究员皮尔日前表示,“苏纳克的政治蜜月可能很短”。他形容英国的现状是“一片狼藉”,这一政治闹剧已严重影响到英国的国际声誉,“‘屋子里的大象’其实一直是那一年的‘脱欧’决定。只是它被掩盖了,因为新冠病毒和乌克兰战争成了头条新闻。离开欧盟破坏了英国经济和投资……让伦敦和欧盟成员国之间的关系恶化。”

然而,苏纳克的上台或许并不是英国政治危机的结束,而仅仅是另一个开始,“苏纳克现在面对的最大问题是,他能否在台上执政起码超过半年?还是像特拉斯政府一样,不久就面临下台?”李冠杰对《环球时报》记者表示,苏纳克的“合法性”依然面临挑战,保守党内部的分裂也为其执政带来更多危机。

“苏纳克希望推行的政策能否先在保守党内部获得通过?三五个月后,英国是否还需要面临重新选举?这些或许才是这位新首相最大的困扰。”这名英国事务专家分析道。

专家:处理对华关系恐已“力不从心”

在约翰逊执政时期,英国政府将中国定义为“系统性竞争对手”,而特拉斯则同样对中国持相当强硬的立场。苏纳克上台后,将采取怎样的对外政策,是否将延续约翰逊和特拉斯的对华态度?中英关系又会面临怎样的改变?

崔洪建认为,苏纳克将很难形成系统性的对华政策,“此前苏纳克在财政大臣任上时,更倾向于从对华经贸合作的方面看待对华关系。但在同特拉斯竞争时,他也有过不少对华强硬的言论。因此,如何处理同中国的关系,协调此前两种不同的态度,将成为苏纳克的考验。”

他对《环球时报》记者分析表示,基于此前作为财政大臣的专业背景,按照常理来说,苏纳克料不应推动中英关系向破坏性的方向发展,否则不符合其对两国关系和中国重要性的认知。但作为首相后,他势必听取安全领域人士的意见,因此不能排除刻意凸显对华强硬一面的风险。

“苏纳克政府或许不会延续约翰逊和特拉斯政府以对外关系为主的执政理念,而将采取以经济为主导、关注重点‘向内转’的政策。”李冠杰则对《环球时报》记者表示,对华关系和对俄关系或将在英国新政府议程中退居次要地位。“要处理对华关系和对俄关系,苏纳克政府已然力不从心,因此短期内不会作出在这方面的重大调整。对于这位新首相而言,能把新政府稳住,就已经不错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