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華盛頓智庫訓斥日本:日本針對中國的戰爭準備 還遠遠不夠

隨着美國逐漸調整自己的印太戰略,美國除了對中國的軍力建設和軍力發展注意力不斷增加外,印度和日本也獲得了這種待遇。只不過,美國並不是要對付印度和日本,而是希望印度和日本能夠趕緊充當美國的「打手」,幫美國打壓和遏制中國。不過,最近美國對日印兩國的對華軍事準備明顯感到不滿,美國華盛頓智庫「戰略與國際問題研究中心」甚至直接發布了一份題為《亞太再平衡2025:能力與夥伴關係——對美國亞太防務戰略的獨立審查報告》的報告,直接訓斥日本,認為日本對目前的情況認識不清,對中國的戰爭準備仍然遠遠不夠。

這實際上也是可以理解的問題,因為在美國軍事構想中,印度的作用最多就是在台海戰事開啟後,在中印邊境附近開設所謂的「第二戰線」,儘可能牽制解放軍的軍力,最好能夠牽制中國幾個戰區的部隊,最少也要能夠牽制中國西部戰區的部隊,使其無法及時支援台海戰事。

但日本的位置不一樣,一旦日本決定參戰,很可能會同時和中國的北部戰區、東部戰區、南部戰區交手。經過多年的建設和發展,解放軍在沿海地區的海空作戰力量已經十分強大。從「神盾」艦的數量上來看,中國海軍三大艦隊都能夠有效壓制日本海上自衛隊。從第四代戰鬥機和第五代戰鬥機的數量上來看,日本航空自衛隊如果不進行大規模擴軍,同樣不是解放軍北部、東部、南部三個戰區空軍的對手。一旦日本自己頂不住,那麼就需要美軍承擔這部分作戰壓力,這也難怪美國華盛頓智庫會如此失態地公開指責日本對華戰爭準備不足了。

「戰略與國際問題研究中心」認為,日本此前的《國家防衛計劃大綱》bao露出了不少問題,特別是在兩棲登陸作戰、C4ISR、太空作戰、反導作戰、網絡空間作戰等方面需要加強建設。尤其是反導能力的建設,除了需要注意對中國各種彈道導彈的防禦和攔截外,日本還需要注意對解放軍近年來廉價遠程導彈的攔截。既要保證攔截質量,又要降低攔截費用,避免在戰時出現「打不起仗」的情況。

日本實際上已經為此展開了相應的行動,比如劃撥款項將原本兩座陸基宙斯盾反導攔截系統整合到兩艘2.5萬噸級的艦艇上,打造成海基反導攔截艦,一次來攔截中國的彈道導彈。但是從數據上來看,這兩艘海基反導攔截艦本身的自衛能力很弱,沒有強大護航力量的話,基本上沒有辦法前出遠海作戰,只能在較為安全的日本近海活動,產生的效果較為有限。

美國智庫給出的建議,是讓日本進一步加強和美國的合作,發展電磁炮或者激光武器之類的定向能攔截系統,同時,加強美國和日本在軍事方面的協調指揮機制,通過美軍的加持來增加日本整體的軍事作戰能力。說得更加直白一點,就是希望日本能夠快速跑步前進,進一步靠近美國。這種思想,已經完全將日本自衛隊當成了美國在亞太地區的「僕從軍」,根本沒把日本自衛隊當成一支獨立軍隊來看待。當然,美國也不希望日本自衛隊成為一支太強的獨立軍隊。

美國的思想很簡單,之前限制日本軍力的發展,是因為害怕日本軍力恢復後找美國報仇。但現在中國的軍事力量發展又讓美國不得不放棄對日本軍力發展的限制,以便能夠藉助日本的力量來遏制中國。那麼最好的辦法,就是在此期間將日本軍力嚴格限制在美國的管控範圍之內。武器方面,儘量讓日本減少採購本國研發的武器,轉而購買價格更貴的美制武器。既可以讓日本對美國產生武器依賴,又能讓美國軍火商大賺一筆。

在指揮架構方面,加強所謂的「美日聯合指揮」機制,也就是復刻「美韓聯合指揮機制」。雖然沒有直接拿走日本自衛隊的戰時指揮權,但是日本自衛隊大部分的行動,都會在美軍的嚴密監控之下。這樣一來,日本軍力擴張就不會對美國產生安全威脅。

可以說,美國的算盤打得還是很響的。但目前的日本在經濟方面面臨着不小的壓力,恐怕很難實現美國的期望。此外,美國一直想嚴密監控日本,日本又何嘗不是天天想着如何能夠擺脫美國的控制呢?美國這麼喜歡把日本綁到自己的亞太軍事戰車上,搞不好未來某一天會反被自己的決定反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