拜登:若中國武統台灣,美國就出兵!台海問題需警惕日本出兵干預

一直以来,美国在台海问题上一直秉承着“战略模糊”政策,也就是不明确表态美国政府会支持台当局。不过,在最近美国CBS对现任美国总统拜登的采访中,当主持人询问拜登,如果中国大陆决定武统台湾,美国是否会选择出兵阻止中国,拜登马上回答“Yes”,并对自己的回答进行了解释。拜登的此次表态马上引发了轩然大波,不少国际观察人士一度以为,美国政府已经决定放弃“战略模糊”政策了。

不过,在拜登进行表态后,美国白宫马上站出来给拜登“灭火”了。白宫方面表示,拜登的表态并不能够代表美国政府的态度,美国政府的对台政策并没有发生改变。当然,这也不是拜登第一次公开表示美国会武力干涉台海问题,也不是美国白宫第一次帮拜登总统“灭火”了。

“战略模糊”政策是美国在对台关系的长期政策,美国方面认为,“战略模糊”政策能够更好地让美国在台海问题上游刃有余。首先,中国大陆一直在为美军可能的武力介入台海问题做着相应的准备,逐渐完善且强大的“反介入/区域拒止”作战体系就是一个非常明显的证据。美国就算放弃了“战略模糊”政策,中国大陆也同样会为美军可能的到来做好相应的军事准备。既然这样,美国为什么要放弃“战略模糊”政策呢。

其次,如果美国政府明确表示了自己对台当局的支持,那么台当局就会将所有的希望,尤其是军事方面的希望寄托在美国的身上,这将进一步增大美国在台海问题上的消耗。美国在国际关系中一直秉承着“幕后操纵者”或者“幕后推动者”的角色,本来就不愿意冲在第一线。因此,更不可能放弃“战略模糊”的政策了。

所以,也有不少观点认为拜登只是在公开场合又“老糊涂”了一次。但这种想法还是过于简单了。对于美国来说,目前的台海问题并不是一个明确的是否问题,而是有着巨大的操作空间。美国目前在台海问题上的目的,差不多就是以下几种:1、美国继续承认“一个中国”政策,当然,这并不是从中国的立场出发。2、通过美国总统或者其他的美国政府高官,反复强调美国会为了台当局不惜与中国大陆交战。3、台当局仍然要继续发展自己的军力,尤其是需要继续从美国高价购买武器。4、美国政府不公开承认“台独”,以避免触发中国大陆的武统红线。

实际上,美国希望台海问题能够成为一个持续为美国赢取利益的热点。台当局持续高价购买美国武器,将让美国军火商赚到更多的钱,美国军工复合体自然乐见于这种情况的出现。其次,持续炒作中国台海问题,那么美国空军、美国海军、美国海军陆战队,甚至是美国陆军就都有借口可以以中国为借口,向美国国会讨要更多的军费预算。

美军害怕比自己强大的对手,怕自己会打不过。但美军更害怕自己没有对手,因为这样美军就失去了存在的价值。所以,美军要么是在和对手打仗,要么就是在寻找对手,给自己制造继续存在的价值。

最典型的例子就是在拜登表态美国会出兵台海前后,美国战略司令部候任司令安东尼·科顿,也就是美国核武力量“一哥”表示,只要美国愿意使用核武器,那么就可以阻止中国大陆武统台湾。面对中国这样的核大国,任何人都明白中美两国不可能因为台海问题而爆发“核战争”。那么,安东尼·科顿为什么还要做这种公开表态呢?就是为了向美国国会证明自己存在的“价值”,而借口就是中国。

目前美军对于台海问题的态度还是很清晰的,那就是尽量避免和中国产生直接军事冲突。美国参谋长联席会议主席米利将军在特朗普政府时期曾经冒险违规向中国表示美国没有进行中美军事冲突的意愿,以避免中美两国出现军事误判。这也说明了美军在台海问题上的认知还是很冷静的——和中国交手,美军的损失将会非常巨大,能不产生冲突就尽量不产生冲突。

在冷战结束后的几十年时间里,美军的军事胜利很多,但随着美军军事胜利的增加,美军就越“输不起”。就像在阿富汗撤退后,不少北约成员国开始质疑美军能否为他们提供军事保护一样。如果美军武力介入中国台海问题,并且在解放军面前遭遇惨败,那么美军的军事威信也将被大大削弱。考虑到美军是维系美元霸权和美国世界霸主地位的重要工具,这种情况显然是美国所不能接受的。

因此,我们就可以看到,美国开始不断鼓动日本以武力手段介入台海问题,不仅陪着日本自卫队训练,而且还开始逐渐解除对日本军力发展的限制。甚至,美国还认为目前日本的准备速度偏慢了。美国华盛顿智库“战略与国际问题研究中心”甚至直接公开发文表示,日本对于目前的情况看得还是不够清楚,对于中国的战争准备远远不够。

所以,现在的台海形势实际上已经发生了较大的变化。美军作为主要参战力量的可能性实际上是在降低的,但是日本武力干涉台海问题的可能性却在不断提高。当然,我们不可以就此放弃了对美军作战的准备,毕竟美军还是有可能会武力干涉中国台海问题的。只不过,我们需要额外考虑日本进行军事介入的可能。

说到底,还是发展军力的问题,尤其是中国海军和中国空军的力量还需要再进行进一步的加强。中国海军方面,052D系列导弹驱逐舰和055大型导弹驱逐舰的数量还需要再追加,以加强我军的海上区域防空作战力量。同时,“福建”号航母的舾装速度要加快,并开始建造下一艘弹射型航母。

中国空军方面,除了要继续增加歼-20隐身战斗机的采购数量外,远程空对面打击能力也需要加强。除了继续提升现有轰-6轰炸机队的作战能力外,也需要尽快实现轰-20隐身战略轰炸机的服役和战斗力生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