突發 盧甘斯克總檢察長遇襲身亡,炸彈在辦公室引爆

最近俄羅斯的境況確實頗有些糟糕,前線丟了那麼多領土還沒完,後方又出了一檔子事。據悉,就在日前,又一名親俄高官在襲擊中傷重身亡,然而即使罪魁禍首已經水落石出,莫斯科當局卻仍沒有實質性的動作……

據環球網援引衛星社網站9月16日報道,當天,又一名親俄官員慘遭暗殺襲擊。 據悉,這次被人盯上的,是「盧甘斯克共和國」的總檢察長謝爾蓋·戈連科。據當地緊急服務部門透露,他是在位於盧甘斯克地區檢察官大樓內的專用辦公室內,被刺客提前安放的炸彈炸成了重傷,隨後在醫院不幸傷重身亡。

除了他之外,該地區副檢察長葉卡捷琳娜·施泰格連科也和他一道在爆炸中身亡。而戈連科,這也是近段時間以來,遭遇暗殺身亡的最高級別親俄官員。

有分析認為,此次襲擊很大概率是烏克蘭當局所為,畢竟他們已經不是第一次這樣做了。因為就在刺殺戈連科的幾乎同時,烏軍還想對赫爾松地區官員下狠手——日前,烏軍動用「海馬斯」火箭炮擊了赫爾松市區建築,其中赫爾松市政府大樓遭多枚導彈命中,現場騰起滾滾濃煙。

截至目前,至少已有一人因此身亡。 僥倖逃過一劫的赫爾松副行政官斯特雷穆索夫表示,當時至少有5枚火箭直接擊中了大樓,幾乎一整面大樓全部被炸毀,其中就包括了他的專用辦公室。倘若他當時沒有外出,那麼他恐怕也是死者的一員。

5枚火箭擊中一棟大樓的同一面,這很明顯就是衝着赫爾松官員去的襲擊,烏軍根本沒法拿「誤擊」給自己找藉口——畢竟炮擊民用行政建築,已經是嚴重違反了戰爭法的行為。而 地區政府也明確指出,烏軍針對行政設施進行的襲擊完全是恐怖襲擊,而澤連斯基及其他領導人必須為此負責。

俄方稱,這已經不是烏方第一次實施這種「恐怖主義襲擊」了。 不久前,扎波羅熱地區親俄官員伊萬·蘇什科在駕車送女兒去幼兒園的時候,被座位下方的炸彈當場炸死,年僅40歲;投靠俄羅斯、被任命為盧甘斯克地區情報負責人的前烏安全官員拉舍夫,也於不久前被同樣的手法暗殺身亡

……就連赫爾松大學校長托米利納,都遭到了「民族人士」的炸彈襲擊,所幸只是受傷而已。而她遭到襲擊的原因,也只是因為她接受了俄羅斯的任命。

近段時間以來,遭到烏當局暗殺的親俄官員已多達十餘人,造成了嚴重的社會不良影響。 俄安全部也已明確表示,目前已經可以判定,烏安全局的一名官員可能是這一系列襲擊的幕後操作者,他招募了大量的極端民族主義成員,並培訓他們如何進行暗殺襲擊。

然而,截至目前,莫斯科當局別說對幕後黑手進行報復了,就連像樣的正面反攻都沒有。這無疑讓人十分不解:在明知對手手段骯髒的前提下,普京為何還是選擇繼續隱忍,沒有選擇擴大戰事、將烏克蘭一網打盡?

這一方面是因為俄軍前線境況確實不容樂觀,如果俄軍被激怒、貿然發動反攻,反而有可能落入烏克蘭當局的陷阱中,從而導致更大的傷亡;而另一方面,普京並不想和烏克蘭大打「暗殺戰爭」,因為如果俄烏雙方互相派出大量刺客進行滲透刺殺,最後只能把雙方社會安全秩序都搞垮,美國就能名正言順「漁翁得利」。

因此,對於現在的俄軍來說,重新整頓部隊、鞏固防線並穩步發動反擊才是當務之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