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俄羅斯岳飛」稱俄國將解體 普京希望與烏克蘭談判

2022年9月16日,俄烏戰爭進入第205天。

澤連斯基表示,在過去幾天裡,烏克蘭又奪回了4000平方公里土地,自從7月開始反攻以來,烏克蘭武裝部隊已經成功收復了1萬平方公里的國土了。

大家都知道,昨天澤連斯基從伊久姆返回基輔時發生了交通事故,網上隨即出現了很多陰謀論調。

不過,到目前為止,我還沒有看到任何權威媒體證實在這次事故中,有陰謀存在,烏克蘭官方稱正在調查事故原因。

我個人認為,這應該就是一起普通的交通事故,畢竟小澤出行從不搞道路管控,出點小意外在所難免,不必大驚小怪。

在澤連斯基視察伊久姆之後,一些國際媒體採訪了前線官兵,後者盛讚澤連斯基領導全國人民堅持抗戰,拯救了烏克蘭,並稱自己為擁有這樣一位勇敢的總統而自豪。

有士兵表示,此前不相信一個演員能勝任總統,所以上次選舉並沒有投票給澤連斯基,但是他說,「現在,我願意為他去死!」

看得出,他們是真心擁戴這位年輕的總統。

在俄軍兵臨城下的時候,澤連斯基堅持呆在基輔;在北頓涅茨克戰役期間,他親臨前線視察;現在,他又趕到了剛剛解放,還沒完全穩定下來的伊久姆。

不管你支持哪一方,你都必須承認,這的確是一個勇敢的人,一個堪稱偉大的戰時領袖。

順便說一下,戰前澤連斯基的下巴一直是光溜溜的,現在則是一幅鬍子拉碴的樣子,我估計他這是蓄鬚明志,不收復包括克里米亞在內的全部領土,只怕是不會刮鬍子了。

昨天,前頓涅茨克「國防部長」斯特列科夫到俄羅斯一個電視台參加節目時聲稱,這場戰爭的最終很可能會以俄羅斯的戰敗和俄羅斯解體告終。

斯特列科夫表示,我不想哭泣,但接下來這場戰爭會演變成一場將所有人捲入其中的災難,烏克蘭將懲罰性地占領俄羅斯的領土。

斯特列科夫在訪談中表示,與烏克蘭戰場上糟糕的軍事形勢相比,俄羅斯目前的內部情況更加令人戰慄,他說:

制裁非常嚴重,大批私人企業關門大吉,失業非常廣泛,如果當局沒有提前準備好的緊急對策,一切都有可能發生,比如廣泛的示威和群體性事件以及其他惡性事件,尤其是大城市最為危險。

如果不斷急劇惡化的形勢再如此持續一個月,中亞等地區可能會有百萬級別的街頭示威,甚至會有打砸搶。而考慮到大批內務部隊、特警和國家近衛軍(已經開赴烏克蘭前線,我不知道到那時我們還能指望誰。

斯大佐的看法還是非常有道理的,今天的俄羅斯就如同一個高壓鍋,表面風平浪靜,實際上內部壓力正在不斷積累,很可能在某個時間爆發,一夜之間改天換地。

可能正是因為意識到了這一點,最近普京相繼與土耳其總統埃爾多安和德國總理朔爾茨通電話,請他們向烏克蘭施壓進行停火談判。

烏克蘭國防部13日在社交媒體上發文稱,「任何來自西方的「深切擔憂」都無法阻止烏克蘭人走向勝利;無論地堡有多深,也不能保護某人不受懲罰。」

烏克蘭總統辦公室則發布了一份《烏克蘭安全保障草案》,把他作為和談條件之一。

這個草案的核心內容,是要求歐盟、美國、英國、澳大利亞和土耳其等國作為安全擔保國,在烏克蘭投資建立軍事工業基地,提供武器和情報,並進行軍事訓練和聯合演習等等。

這個文件一公開,梅德韋傑夫就在社交媒體上發文稱,「基輔醞釀出的『安全保障草案』,這實質上是第三次世界大戰的序幕。

梅師弟有此反應實屬正常,畢竟這等於是在法理上將烏克蘭置於北約的保護之下,以後俄羅斯再想動他們就沒門了。

回到戰場上。

9月14日,俄軍用飛彈擊中了卡夫巴斯郊區的因古列茲河水庫大壩,部分地區河水暴漲了5米。

很明顯,他們是想以此來遲滯烏軍的進攻。

今天俄羅斯媒體報導稱,因古列茨河水勢大漲,河水沒過了烏軍過河點,因此在突出部的烏軍補給困難,現在已經陷入困境。

目前還沒看到烏方對此事的回應,不過,即便他們的報導屬實也起不了多大的作用,一個水庫被炸,又能張多少天的水呢?

在赫爾松方向,烏克蘭武裝部隊報告稱,今天 上午8點半左右,烏空軍南方敖德薩防空飛彈旅的一個單位在赫爾松州上空摧毀了一架俄軍的蘇-25 對地攻擊機。

烏克蘭情報部門稱,赫爾松州的一些俄軍作戰單位已經無法出現了飲用水短缺, 他們開始乘坐偷來的摩托艇跨越第聶伯河逃跑。

在哈爾科夫,烏軍已經在庫皮揚斯克北部成功渡過奧斯科爾河並站穩了腳跟,實現了對P-79公路的控制,哈爾科夫全境解放指日可待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