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2岁男子接近79岁富婆,携妻子同住4年,密谋2亿家产!

32岁小伙子傍上年近80岁新加坡富婆,不但骗领了2亿财产,还带着妻子儿女一起住进富婆的独栋别墅。

 

 

2014年8月,一则“海外行骗要案”在新加坡风波不断。

 

 

一位中国小伙子,是怎样傍上新加坡富婆的?

 

 

他有什么独到之处?他的诡计被揭开后,结局又怎么样?

 

 

2006年的一天,杨寅对老婆说,“我咋感觉日子越过越没意思了,特别无聊,很乏味,如果可以忽然间有一笔钱,那该多好啊”?

 

 

当时老婆的内心想法是这样子的,“你这不是空话吗?谁不希望有钱啊?可是你只是一个小小导游员,你就算施展全身上下,也不会天降横财,你这简直就是白日做梦,还是安安稳稳当我们的导游员吧”。

 

 

但是,有时候就是这么巧。

 

 

时间回到2006年前,一位新加坡富婆晚年生活孤独无依,与自己的闺蜜来北京度假,他们报了一家旅行社,而杨寅正好在这家旅行社工作。

 

 

这名富婆名字叫作钟庆春,她的好闺蜜名字叫作张碧贞,两人一抵达就获得了旅行社的招待。旅行社老总给杨寅通电话,让他尽快赶过来,好好带上这两位富婆在北京去玩,还嘱咐是富人,一定要擦亮眼睛地看待,到时候自然少不了好处。

 

 

特别是79岁钟庆春,对杨寅青睐有加,言谈举止不凡出手阔绰的他,还附加付给这个年轻人了很多小费。

 

 

旅游结束后,两个人相互交换了联系方式,并承诺之后保持联络。

 

 

过后,杨寅并没将这件事情放在心里,可返回新加坡的钟庆春却仔细地为他写一封信。

 

 

在信中她告知杨寅,自己是一名早已退休物理治疗师,老公退休前是一名医生,两个人携手并肩半世累积了点财产,遗憾的是她们膝下没孩子。因而第一眼看到阳光开朗的杨寅,她就觉得很有投缘,希望能与他结为忘年交。

 

 

碍于面子,杨寅也帮她回了一封信,两个人就那么你一句我一句地变成笔友。

 

 

半年后,杨寅再度收到钟庆春的信,信中说她的老公已去世,自己一个人在新加坡深感孤单,期待杨寅有空可以去新加坡度假旅游,两个人碰面说说心里话。

 

 

看了信后,杨寅嘴角的嘴巴禁不住浮起一丝笑容,自此他回复的积极性骤然提高了很多。

 

 

在信中,一方面他向钟庆春倾诉,宣称收入怎样甚少,日常生活怎样艰难;其次,又编排了一堆花言巧语,把对方哄得心花路放。

 

 

他依然还在信中露骨兮兮地为老太太告白:“我们的心早已紧紧地贴在一起!”,这般热情的回复,令钟庆春当即陷进去了,心理上,她已对杨寅形成了不可比拟的依赖。

 

 

千里迢迢江苏的杨寅听了这话,就好像即将迎来前行的机会,他连饭都赶不及吃完,告知老婆,“我想去北京招待富婆,没有什么比这更重要的事了”,当天下午,杨寅搭乘的飞机到达北京,顺利与二位富婆见面。

 

 

当杨寅风尘仆仆地从车里出来之后,一看到钟庆春就马上给了一种深深的拥抱。

 

 

白发苍苍的大姐和身强体壮的小伙子热情相拥的这个画面,愣住了一旁别墅里的保姆。

 

 

这个看起来像钟庆春孙子的年龄,他们从来没见过。

 

 

从这一天开始杨寅就得意洋洋地住进了钟庆春的别墅里,有别于到访的顾客,他和老人们的关系看起来有一些与众不同。

 

 

尽管老人一直对外说是她认得“干孙孙”,是她的忘年之交。

 

 

可是家里面的保姆看见,杨寅和钟庆春在一个房间里独居,在出门前还会接吻彼此的脸庞。

 

 

两个人的拥抱在别人来看也有着说不出来的古怪,不过还是嘱咐驾驶员帮助搬行李,老太太拽着杨寅走进家。

 

 

凝望着这幢大气的豪华大别墅,杨寅满眼掩饰不住激动,他一直了解老太太有钱,可没想到会这么有钱。

 

 

在这儿体验到饭来张口、衣来伸手的优越日常生活后,杨寅心里面不经意间埋下“寄生”种子。或许是孤独很久,家中多了一个暖心的人,钟庆春老太太渐渐对杨寅造成依赖,却让杨寅顺理成章地找到留下来的原因。

 

 

为了方便戴在钟庆春身旁,杨寅让钟庆春帮她办了新加坡暂住证,从天而降的暖心孙子让钟庆春十分满意,她自然就会同意钟庆春的一切规定。

 

 

留下以后,杨寅便以钟庆春孙子身份过着体面的生活。

 

 

他花重金办了一家舞蹈中心,每日红灯酒绿,但钟庆春眼前杨寅却一直处于一种小时候被欺负的可伶人设,为的是让钟庆春理解自己。

 

 

假如杨寅从此作罢,或许他把钟庆春老年人伺候好了,老年人确实会给他留有一笔丰厚的资产,但是有时候人贪婪十分恐怖,在老人还神采奕奕时,杨寅就已打起资产的主意。

 

 

如果没有子女,钟庆春并不在乎自己的钱财,她直接把遗产继承给杨寅,但杨寅根本静不下心来等,她在获得遗产继承之后直接收买了家里保姆,将老年人治病的药换成了慢性中毒,就是这样钟庆春老人一天不如一天,最终迷糊了。

 

 

2011年4月,杨寅用伪造的身份,成功拿到永久居住权。

 

 

那个时候的他不足40岁,他获得了钟庆春的器重,为他留下一张存有274万新加坡币,任他随意消费。

 

 

而此时的杨寅也变得越来越明目张胆。

 

 

“干姥姥,这就是我的中国好朋友。”杨寅指向身边的女人说道。

 

 

望着这个还带着2个孩子的女人,钟庆春有一些滞销品,沉默不语许久才回过神来。她赶快接待客人落座,并高兴地接待了女人,甚至是在晚餐后提起让女人过夜。

 

 

女人与杨寅交换了眼神以后,便同意留到老太太家去。可就在那天晚上,杨寅从钟庆春屋子里出来之后,就轻轻地摸进了女人的房间。

 

 

路过的保姆看到之后甚是困惑,但出于身份卑微,他只好作为无事发生。

 

 

这个女人恰好是杨寅的老婆。

 

 

他当初赶到新加坡以前,并没告知钟庆春自己已经结婚了,并且还有两个孩子。

 

 

现在可以让妻女正大光明地住着老太太家里,还住了4年,因为他已经有了把握,特别是对老人资产的控制权。

 

 

2011年8月,杨寅早已深受钟庆春的信任,老太太并且还签署了一份授权证书,当她未来逻辑思维发生错乱时,授权杨寅处理她的所有财产。

 

 

可没有等杨寅逍遥几个月,一名自称为钟庆春小侄女的中年女子找上了门。该女子名字叫作莫翠玲,绝对是与钟庆春有血缘关系的家属。当莫翠玲发觉几年不见的阿姨越来越痴痴傻傻,而家里却多了一名从没见过的年轻男子,她觉得自己一切都很难以置信。

 

 

莫翠玲曾一度在和钟庆春独处时尝试了解:男子到底是谁,可钟庆春已经失去思维能力,只有吞吞吐吐讲出“干孙子”,这令莫翠玲更为猜疑杨寅身份了。她觉得自己阿姨有可能被杨寅骗了,因此某一天找了一个出门逛街理由,将钟庆春带回自己家里。

 

 

她的出现让杨寅猝不及防,而且她这个人很不简单,不但撤销了杨寅的

 

 

授权证,也将他们一家逐出钟女士的小洋楼。

 

 

在知道钟庆春名下财产时,居然发现本来有274万新元账户,现在却连一万也没有。

 

 

怒不可遏的莫翠玲到此开始搜集证据,并且家里女佣人也实在看不下去杨寅的处理方式,一一出来做证。

 

 

外甥女

 

 

莫翠玲本来想将一切调查清楚,可杨寅根本没给她这个机会,没多久就找上门来,说她绑票老人。

 

 

调查取证发现她们是法律上的亲戚关系,不能随意安插罪行,因此杨寅只有算了。经此一闹,莫翠玲更坚定坚信杨寅是个骗子公司绝不是“干孙子”。

 

 

因此她请人蹲点,逮住杨寅外出的时间,就带人赶到庄园,先把杨寅的妻子赶了出来,随后将庄园锁换掉,在房间内找直接证据。

 

 

果然,她找到两份老婆婆的遗书,加上女佣人作为人证,她将杨寅谋取的财产行为报案。

 

 

在调查也发现了杨寅在新加坡的身份、公司都是假的,这一下歇菜了。

 

 

不到两个月的时间杨寅失信被追捕调研,杨寅不甘心失去多年来的努力。

 

 

于是给出服侍为钟庆春修指甲的图片,还说她照顾她十分暖心,二人称呼都是婆婆和乖孙,可谓非常亲近。

 

 

但这些怎能避开警方的法眼,迅速调查显示这都是拍照动作,所有是假的。

 

 

他从一开始就在骗领钟庆春的储蓄,从创立的企业开始,他就在不断仿冒假证,假订单假收条,骗领金额达到45万。

 

 

还悄悄挪出老太太的储蓄,以买画名义,购买假画作为真画骗财。

 

 

杨寅声称使用价值50万新加坡币的一幅画,通过专家评定,最大就值200元。

 

 

2014年9月17日,杨寅被逮捕,之后又获刑11年2个月,因表现优秀,提前出狱,可是等着归国,老婆早就回了娘家,父母已经去世。

 

 

出狱后的杨寅被遣返回国,与此同时被永久性禁止入新加坡地区。

 

 

当莫翠玲想提起诉讼讨要剩下未交回的财产时,92岁高龄的钟庆春却拦下她,老婆婆只是万般无奈讲到:“值得吗?”

 

 

这一场对富婆的欺骗总算宣告完毕,这个告诉我们一个事实,“人在酒足饭饱后,根本不可能满足现状,一定会追求一些其他东西,比如金钱和爱情”。

 

 

而本案的较大受害人富婆钟庆春,获知杨寅刑满释放消息,看上去很恬淡,只来了一句“庆幸他终于离去”。

 

 

尽管钱拿回来了,可是受的影响从此无法挽回。对于迟暮之年的她,钱财只是身外之物。杨寅坐牢后,富婆钟庆春决定将豪宅别墅卖出去,所得的收入她在死后用以公益慈善。

 

 

富婆的周围人描述他是“一个安静的人”。无论杨寅在的时候还是杨寅被抓后,钟庆春也没有表达自己的情绪。没人知道她宁静的外表下是不是拥有波涛汹涌的痛楚。

 

 

总结

 

 

回过头看,杨寅的骗术谈不上多高超,但富婆依然陷入其中,因为杨寅掌握了独居老人心理,稍稍诱骗,老人就愿意付出信任。

 

 

而这个案件往往让新加坡全国各地注目,是由于每一个新加坡人都是带入了钟庆春角色里,伴随着新加坡老年化加重,谁都不知道自身或者自己的亲人,是不是变成下一个钟庆春。

 

 

骗子公司能以一个很小的成本,得到巨大的盈利。而骗子公司戳中的,恰好是人的本性普遍存在的缺点,谁也没有办法说他就可以经受考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