揭秘解放軍301醫院:中國頂級部隊醫院,曾入住多名「特殊」病號

中國人民解放軍總醫院在國內還有個特殊的別號——301醫院。

301醫院曾是國內最神秘的醫院,擁有國內最頂級的醫療水平,並歸軍隊管理,鄧公、葉帥等人都曾在這裡醫療。

它的誕生源於周總理的擔心。

成立初始

上個世紀五十年代,隨著新中國的發展,北京城聚集了諸多外國外交機構。

生活在一個地方難免有個三災六病,而這些駐中外使的首選便是代表國內最頂尖醫療水平的北京協和醫院。

可日子長了,一個現象便引起了周總理的擔憂。

協和那時還是軍管醫院,許多軍隊高級幹部看病治療都是去往此處,於是便形成了軍隊人員與外國人員混著看病的景象。

醫院人多眼雜,若是有心人藉此機會探聽各類信息總是防不勝防。

為從根源上杜絕問題,周總理決心新建一所專門為軍隊服務的高水平醫院。

而曾在抗美援朝中負責後勤工作的洪學智便成了第一人選。

「協和醫院歸軍隊管,外國人又常去看病,有的還要住院,軍人管外國人總是不太方便。看來,協和醫院歸國家衛生部門管可能更好一些。」

1954年,周總理喚來洪學智,跟他說了自己的擔憂,而時任後勤部副部長的洪學智也贊同了周總理的看法。

在時任軍委秘書長黃克誠的協調下,協和醫院劃歸國家衛生部門管理,新成立一所高水平的軍管醫院也提上了日程。

這所醫院便是301醫院。

301本是華北軍區一所學校的代號,之後由學校改為醫院,並在1952年從天津遷入北京,由中國協和醫學院管理,初時只有400張床位。

在籌備新醫院時,這家原本的小醫院被中央選中,最後在1954年正式命名為「解放軍第301醫院」,成為了中國人民解放軍總醫院的前身。

雖由周總理提議,可301醫院的籌備過程並非一帆風順。

一所醫院的水平高低最主要的影響因素還是醫護人員,想要構建總理設想的高水平醫院,首要問題便是人才問題。

負責統籌的洪學智將軍原想從協和直接調人,可是任何一個優秀的醫護人員都是醫院的寶貝,出讓自己辛苦培養的人才,協和自然十分肉痛。

於是原本80名擬定進入301的醫生最後只過來了一半,而這也引起了301醫院的不滿。

工作受阻,洪學智自然要解決,可他沒有拿著調令硬橋硬馬的要協和教人,而是選擇了理解:

「不要爭了,協和不放人也是愛才心切,不論在協和還是在301都是咱們國家的醫院。再說協和醫院經常接待外國人看病,理應有更強的技術力量,那也是代表一個民族、一個國家的水平和形象。我們缺人才,可以到四所軍醫大學去抽調,以後還可以慢慢培養。」

洪將軍的話讓本在氣頭上的雙方十分感動,301醫院方面表示不再強求協和調人,而協和也投桃報李,主動將旗下護士學院的一個副院長抽調過去,幫忙籌辦護士學校,培養護士人才,從根上為301醫院解決人才問題。

在一番風波過後,301醫院還是籌辦了起來,而且剛一建成便成了全軍規模最大的綜合性醫院。

不但負責為全軍戰士解決各種疑難雜症,還為中央、軍委的領導們進行保健,而院裡的南樓更是肩負起了為國家領導人、高級人才醫療的重任。

南樓往事

這座負責為重要人員醫療的南樓,是301醫院最為神秘而護衛森嚴的地方,有警衛守衛門口,還有流動哨進行巡邏,哪怕進入樓內也要靠進出證才能登上電梯。

這裡曾住過無數大人物,記錄了諸多領導、名人在病痛下的生活與態度。

有意思的一點是,創立南樓的人也曾在這裡住過。

如果說周總理是301醫院構想的提出者,那洪學智將軍便是一手搭建301醫院的創立者。

而這位創立者在醫院建成後,兩度來到了南樓。

洪將軍第一次入住南樓是在80年代初,在一次常規體檢中,他被發現了一些身體上的問題,醫生建議他進行手術。

一開始,洪將軍不大願意,或許是軍旅生涯習慣了忍痛忍傷,他拒絕了醫生的提議,並掏出了隨身的小本。

「有人給我介紹注射療法,有內蒙的,有山東的。他們說不通過手術也有辦法,你了解一下,是不是真的有效啊。」

南樓的醫生否定了這個方案。

人們本以為洪將軍會堅持自己的想法,可沒想到聽到醫生的回答後,他卻直接同意手術了,因為他相信科學,之前提出異議只是一直以來先調查後決定的工作習慣。

手術非常成功,出院後的洪將軍又健康生活了20年,直到2003年非典後才又因年齡問題進入了南樓。

而哪怕已是九旬高齡,可他還是想著國家,貫徹過去「少花錢都辦事」的思想,儘量為國家省錢。

2006年11月20日22時10分,洪學智將軍在搶救台上停止了呼吸,享年94歲。

在自己的成果結晶處長眠,對一生鞠躬盡瘁的洪老而言,或許也是一種幸福。

301醫院曾見證過許多大人物的臨終時刻,葉劍英元帥也是其中一員。

1982年,葉帥在301醫院被查出「帕金森氏病」,這是無法被治癒的神經病,初時會影響行動,而到了後期,患病人甚至會失去呼吸能力。

被診出大病,可葉帥的心態卻很良好,樂觀的說現在能走就行。

可樂觀的態度並未讓葉帥的晚年安生幾分。

3年後,葉帥再度被送入301醫院,而這一次擊垮他的不是帕金森氏病,而是肺炎。

舊疾再度復發,年近九旬的葉帥幾乎一隻腳踏入了鬼門關,連中央都連續發出三個病情通告,停止人民大會堂一切活動,開始為葉帥百年做準備。

而讓所有人不敢相信的是,在這般情況下,葉帥還是在醫護人員的搶救下活了過來,以至於胡耀邦直接讚揚醫護人員創造了「醫療史上的奇蹟」,在人民大會堂為他們慶功。

可是好景不長,或許是早年征戰沙場留下的暗疾太多,葉帥的身體在不久後再度出現新的情況,不但尿液中出現白細胞,被診斷為輕度腎積水,還在膀胱中發現100ml的白色沉澱物,被稱為「尿鹼沉澱」。

而這時一個難題便擺了出來,想要進行治療只需做一個穿刺造瘺」便可,可是這個操作對葉帥這樣高齡病危的人而言卻有極大的風險。

最初時,中央與家屬都同意了手術,可在要事實前,葉帥的小兒子卻動搖了,最後在勸阻下才同意了手術。

幸運的是,在醫生的治療下,葉帥再度被搶救回來。

可生老病痛終歸非人力可以扭轉。

1986年10月22日凌晨,一身疾病的葉帥還是離開了人世。

文人臨行

301醫院不止接待過洪將軍、葉帥這樣的軍中領導人,還有許多文化名人也曾再此接受治療,國學大師季羨林甚至成了醫院的一份子。

2003年,季老因右小腿骨髓炎住進了301醫院,為他治療的是大夫陳雯。

因為季老此時已經92歲了,陳雯為他換藥時十分小心。

看著面前小心謹慎的小大夫,季老哈哈大笑:「不疼不疼,你放心換吧。」

陳雯對季老那時的態度記憶深刻,在回憶時她講季老的話讓她安了心,可她也知道,季老是在忍著痛安慰,因為她看見季老頭上沁出了豆大的汗珠。

從入住到離世,季老在301醫院呆了6年多。

這6年裡,一向以幽默溫和著稱的季老成為了醫院的一部分,所有醫護人員都尊稱他為爺爺。

談到季老在醫院的生活,醫護人員們講到,季老的生活起居很規律,大多數時候都在睡覺。

照料季老的護士長庫洪安將這視作季老的長壽法寶:「爺爺非常喜歡睡覺,這或許也是他的長壽秘訣之一吧。」

而午飯完則從12點睡到3點再起床,若有客人則一起聊聊天,沒有則聽聽報紙。

要是覺得哪位護士念得好,他就會笑著誇讚「像個合格的播音員」,要是聽不大清,則會開護士的玩笑 「嗓子要放開點,這樣學生才能聽得清楚嘛。」

季老的醫院生涯幾乎沒有夜生活,幾乎每到晚上7點便會睡覺,一睡就是12個小時,一整天睡眠時間能達到15個小時以上。

睡覺、寫作與接受治療,幾乎貫穿了季老6年多醫院生涯的每一天。

偶有例外,也是讓護士推著自己去窗邊看看風景便算活動。

因為季老不喜運動,在最後幾年裡,他身上出現了肌肉萎縮現象,以至於醫生專門為他編了套活動的健康操,於是季老的生活才又多了分生氣。

他的經治醫生楊靖每天都會找到季老和他一同做健康操。

庫洪安講這是季老給醫生面子,要是換了別人,壓根叫不動季老運動。

與大多數老人不同,季老晚年的飲食沒太多講究,講個「需要論」,想吃什麼就吃什麼。

一般是醫院食堂做什麼吃什麼,偶爾嘴饞,則直接讓庫洪安請廚房安排,庫洪安講季老最愛烤鴨,基本上每月吃一次,偶爾也會隔幾天就吃一頓胡蘿蔔羊肉餃子,食量則和她們護士差不多。

對於自己的「任性」,季老也有自己的解釋:「人只有吃自己喜歡吃的東西,才能消化好、吸收好,身體才能棒。」

雖然季老喜歡「肆意妄為」,可作為護理的庫洪安可不敢由著老人胡來,為了讓季老營養跟上,她有時候會給季老的東西玩一出偷梁換柱,比如在雞蛋羹里加蝦皮,然後「騙」季老說這是新開發的豆腐腦。

而季老發現了也不惱,只是笑著就吃了下去。

季老的平易近人是一貫的,有次遇見病友帶著20多本書拜訪,季老也是一一簽名。

哪怕護士勸解太辛苦了,長期寫字會手抖的他也只是說「一次簽不完那麼多本,我慢慢簽就是了。」

「像孩子一樣」是護士劉珍榮對季老的評價,季老在院裡從來沒有架子,也常和醫護人員們開玩笑,哪怕在生日遇見溫家寶總理拜訪,合影時也要搞點鬼,在攝影師沒喊茄子前插嘴喊笑,逗得在場人員哈哈大笑。

在那時,上班和「爺爺」打招呼,下班了去「爺爺」那坐會聊天成了南樓許多醫護人員的習慣,季老在那六年多里完全就是醫院的一份子。

「只要看到爺爺,就會讓人覺得很安靜,他什麼時候都是靜靜的,從來沒有看他發過火。」

劉珍榮說,豁達是季老身上的勁,再有不開心的事,和老人家一聊便都煙消雲散了。

住院的時候,季老每次出新書都會送每一名醫護人員一本,他講,年輕人哪怕從書中學到幾句有用的話也就夠了。

而醫護人員若是看著好吃的或者家裡做了好的,也會想著給「爺爺」帶些回來嘗嘗。

季老愛吃香椿炒雞蛋,護士崔國艷有次則直接炒了一大盤帶來,胃口不大的季老吃的很開心,很快便吃完了一整盤。

可這確實季老最後一次吃崔國艷做的香椿炒雞蛋。

2009年7月11日,季老的臉上再也沒有頑皮的微笑。

「明年香椿下來的時候,爺爺吃不上了。」崔國艷將此視作一生的遺憾。

這樣的故事在301醫院還有很多,鄧公、李先念、聶榮臻等等人都曾在301醫院接受治療,而醫護人員們也記錄下了這些為國操勞者最後的時刻。

301醫院如今已成過往,而繼承它曾經歷史與記憶的中國人民解放軍總醫院則海納百川地接納老百姓的來訪,繼續為這世間留下一份醫者仁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