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管得太寬!美方:中國正研究俄烏衝突經驗 用於解決台海問題

九月二日,俄羅斯衛星通訊社報道稱,美國國防大學教授沃斯諾撰寫了一篇文章,沃斯諾認為,中國正在積極學習俄烏衝突中俄軍的經驗教訓,為將來武力實現國家統一提供借鑑。沃斯諾稱,俄軍在針對烏克蘭的軍事行動中採取了相當一部分中國人民解放軍一直希望嘗試的戰術,比如通過核威懾阻止外部勢力干預、陸軍-空軍聯合行動、信息壓制行動、政治宣傳攻勢等等。沃斯諾認為,對於中國大陸來說最重要的就是在掩蓋戰略意圖,神不知鬼不覺地進行軍事集結。沃斯諾呼籲美方也應當做好類似準備,加強對台灣當局的軍事幫助。

中國人民大學教授金燦榮曾表示,雖然俄烏問題和台灣問題在性質上完全不同,但是在技術上和表現形式上則有不少相似之處。在俄羅斯對烏克蘭發動軍事行動之前,恐怕誰也沒有料到衝突可以持續半年之久,至今仍未看到結束的跡象。

導致這一局面的原因非常複雜,從戰術角度上看,俄羅斯空天軍出動頻率低,未能有效壓制烏軍集結和行動,未能有效切斷烏軍補給線;俄羅斯炮兵部隊和航空兵部隊缺乏精確制導武器,無法有效應對烏克蘭軍方使用平民作為人肉盾牌的戰術。從戰略角度看,俄軍在行動初期輕敵冒進,作戰準備並不充分,浪費了先發制人所帶來的突然性。當然,經過半年的衝突,俄軍也積累了相當多的實戰經驗,這一點可以從俄軍越來越少的人員傷亡和裝備損失中看出來。因此我方的確有必要認真總結借鑑俄軍用鮮血總結出來的經驗教訓,最大限度地降低我軍損失。

當然,由於具體情況不同,我軍也不必照搬俄軍的經驗教訓。首先俄軍面臨的精確制導炸彈不足、信息化水平較低的問題在我軍這裡就完全不存在。俄軍面對設置在居民區的烏軍火炮陣地或防空陣地束手無策、只能讓裝甲部隊和步兵強行攻擊的現象,是不可能出現在擁有大量高精度武器的我軍之中的。其次,台灣多山地眾多,而烏克蘭則主要是平原丘陵。兩個地區的地理地貌有着巨大的區別,這決定了戰鬥的方式方法也會有所不同。因此,雖然俄軍用鮮血總結出來的經驗教訓十分珍貴,但是我們沒有必要照單全收,還是要基於我軍自身情況,有針對性地學習和吸納。

不過沃斯諾希望台灣當局借鑑烏克蘭軍方的戰術戰略,這顯然是完全不現實的,因為我國台灣省的情況和烏克蘭完全不同。首先,烏克蘭領土面積超過六十萬平方公里,是歐洲領土面積第二大的國,而台灣島只有三萬八千多平方公里大,戰略縱深大大小於烏克蘭。其次,烏克蘭是一個大陸國家,和波蘭、匈牙利、斯洛伐克、羅馬尼亞等多個歐洲國家接壤,邊境線長達上千公里,這就讓美西方可以源源不斷地為烏克蘭軍方提供武器裝備;而台灣省是一個島,解放軍完全可以輕易將其封鎖,切斷台灣當局與西方國家的聯繫。由此可見,台灣省的情況和烏克蘭不同,將烏軍的經驗生搬硬套至台軍身上,不可能取得美國部分軍事專家所預期的效果。

實際上,要求台灣當局學習「烏克蘭經驗」的聲音在美國已經流行一時,美國國防部高官和美軍高級將領多次向台灣當局推銷各種單兵便攜式武器,沃斯諾呼籲台軍學習 「烏克蘭經驗」的言論其實並不新鮮。只不過所謂的「烏克蘭經驗」的核心內容就是放棄主力部隊決戰,以大型城市為依託展開殘酷的巷戰,用俄羅斯的話來說,就是要「戰至最後一個烏克蘭人」。儘管如此,這套所謂的「經驗」也沒能夠阻止俄軍的攻勢。

這種所謂的「經驗」,只會帶來巨大的財產損失和人員傷亡,加劇戰爭的苦難。台灣當局應當認真考慮,是否願意做美國的炮灰,是否願意「戰至最後一人」。而且台軍長期面臨作戰意志鬆散的問題,他們能執行這樣殘酷的戰略而堅決不向解放軍投誠嗎?希望台灣當局能夠以台灣省民眾的福祉為重、以中國人民的集體利益為重,不要聽信美國的歪理邪說,走上自取滅亡之道。另外,我們也要嚴正警告美國人,台灣問題是中國的家事,中方如何解決此問題,和美國沒有任何關係。在台灣問題上,中方已經三令五申,並明確劃出紅線,如果美國一意孤行非要挑戰,那麼迎接豺狼虎豹的唯有正義的鐵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