抱團取暖之殤:折騰了70年 歐盟終於作成了一無是處的模樣

歐盟,是一個國際組織的稱謂,也是一個充滿尷尬的名詞。

曾幾何時,「歐盟」是一個震古爍今的名字,作為世界上最出色的地區間國際組織,歐盟不僅在經濟實力上遠超美國,更有着強大的國際影響力,是除超級大國美國外的世界重要一極。

然而,經過幾十年的折騰,歐盟非但沒有百尺竿頭更進一步,反而不斷沉淪,並最終成為美國打壓中國的馬前卒,跟隨着美國的意志上躥下跳。

那麼,明明輝煌一時,為何今天的歐盟卻混到了這步田地?靜夜史認為根本原因在於歐盟「得國不正」。

雖然「得國」非「德國」,但卻和德國有着千絲萬縷的關係,因為德國是歐盟的領頭羊,歐盟某種程度上就是德國「曲線統一」歐洲的最終結果。

而統一之路,從二戰結束的那一刻就開始了。

二戰結束以後,歐洲大地滿目瘡痍,社會發展出現了前所未有的巨大倒退。更尷尬的是,隨着美國和蘇聯兩個超級大國的陸續誕生,歐洲作為國際政治舞台的傳統中心正在一步步被邊緣化。

被邊緣的結果是可怕的,畢竟這是由力不從心的實力決定的。而在弱肉強食的國際社會,被邊緣也就意味着被撕咬,甚至被生吞活剝。

而彼時的美國,也早已深刻認識到,想要成為真正意義上的超級大國,蝸居美洲肯定不行,必須將影響力投射到歐洲大陸,而且也只有這樣才能阻擋蘇聯及社會主義陣營在歐洲的擴張,維持資本主義陣營的優勢。

所以二戰結束後的1947年,已經成功從英國手中奪過金融中心地位並建立布雷頓森林體系的美國,就迫不及待地在西歐推行「馬歇爾計劃」。通過美元為先導的經濟援助,將西歐各國紛紛納入美國主導的國際市場之中。

在美國的經濟支持下,西歐本來需要20年才能清理的廢墟迅速被清理,社會經濟也迅速復興。再加上朝鮮戰爭軍火訂單的強烈刺激,西歐各國一飛沖天,尤其是聯邦德國,僅用了10年時間,就成功實現了經濟的東山再起,一躍成為資本主義世界僅次於美國的二號經濟強國。

不過,和經濟的亮眼表現形成鮮明對比的,是聯邦德國其它領域的嚴重束縛,尤其是美國的駐軍等,讓聯邦德國動彈不得。

不過因為朝鮮戰爭的爆發,美蘇兩大陣營之間的對抗迅速升級,為防止聯邦德國被社會主義陣營拉攏,美國開始逐漸給聯邦德國鬆綁,尤其是軍事上逐步放開,使聯邦德國逐漸成為正常國家,並具備了大展宏圖的可能。

此時的西歐各國尤其是德法兩國意識到,想要不被美蘇兩個超級大國的光環遮擋,就必須要重現歐洲的榮光。而在海外殖民地喪失殆盡,綜合國力元氣大傷、國際地位更是一落千丈的情況下,西歐各國只有抱團取暖才有涅槃重生的可能。

於是德法這兩個宿敵最終在美蘇的威脅下實現了歷史性的和解,而後拉開了歐洲一體化的序幕。

1951年4月18日,法國、聯邦德國、意大利、比利時、荷蘭以及盧森堡六國簽訂《關於建立歐洲煤鋼共同體的條約》,而後六國根據這一條約在1952年成立了歐洲煤鋼共同體。

作為名副其實的經濟聯盟,煤鋼聯營雖然是六國參與,德法牽頭,但受制於經濟排名,煤鋼聯營當然是由經濟最強大的聯邦德國主導。

想想自1871年德意志第二帝國統一德意志以來,德國人用幾十年時間,兩次世界大戰都沒有能夠完成的一統歐洲之夢,卻在和平的背景下實現了目標,這種匪夷所思的結局,讓德國一度相當唏噓。

煤鋼聯營成立後,歐洲的一體化一發不可收拾,1965年4月8日,六國決定將歐洲煤鋼共同體 、歐洲原子能共同體和歐洲經濟共同體統一起來,統稱歐洲共同體,隨後歐共體在1967年7月1日正式成立。

在一體化程度不斷提升的過程中,歐共體的陣營也不斷擴容。

1973年1月1日,經過多輪協商,丹麥、愛爾蘭和英國在正式加入歐共體,這是歐共體的第一次擴張,也是一次充滿矛盾的擴張。

因為英國加入歐共體,法國第一個不同意。

如果說法國和德國的矛盾只是幾次大戰的勝負帶來的屈辱和仇恨,那麼法國對英國的咬牙切齒,就是從骨子裡都帶着的咬牙切齒。

因為英國實在是太「討厭」了,作為世界上最先完成工業革命的國家,英國卻顯得最沒有「素質」,因為作為島國,英國深知想要保持國土安全的同時,在歐洲大陸保持影響力,就必須想盡一切辦法保持歐洲大陸的「均勢」,為了各方勢力的平衡無所不用其極,這就是聞名遐邇的「攪屎棍」精神。

而這樣的操作,讓法國痛不欲生,因為不同於英國的純島國,法國的區位有着面向海洋和大陸的雙重屬性。這也意味着法國想要崛起,在海洋方向和英國有競爭,在大陸方向有着擴張疆土的欲望,而這註定都會和英國針鋒相對。

所以,儘管法國和英國一樣都曾大舉擴張殖民地,但卻有着利益上的劇烈衝突,所以關於英國入伙這個事,法國是一萬個不同意,說什麼也不行。

但德國說行就行,畢竟雖然德法雙璧,但歐盟最終還是德國說了算。再加上從戰略角度來看,與其放着英國在歐洲大陸邊上上躥下跳,不如拉進來好操控,所以儘管阻力重重,但英國最終還是成功入了盟。

事實證明,作為歐洲的三駕馬車之一,英國不入盟很麻煩,入了盟更麻煩。

1990年,蘇聯搖搖欲墜,對東歐各國的控制也大不如前,在這樣的情況下,柏林牆轟然倒塌,聯邦德國和民主德國在經歷了45年的分離後,終於等到了分久必合的歷史性時刻。

而讓德國始料未及的是,在整個歐洲,除了作為宿敵的蘇聯以沉默為支持,昔日你儂我儂的英法等國表現出了前所未有的抗拒,畢竟一個強大的德國絕對是這些國家的噩夢,尤其是想起德意志第三帝國的張牙舞爪,廣大西歐國家就恐懼得瑟瑟發抖。

但德國依然艱難地實現了統一,而德國與其他歐洲國家的隔閡也不斷加大。

1991年蘇聯解體後,社會主義陣營徹底煙消雲散。為了圍堵半死不活的俄羅斯,北約在1993年開始大舉東擴。歐盟也緊抓歷史機遇開始了瘋狂的擴編,波羅的海三國、波蘭等國家紛紛加入了歐盟大家庭,歐共體也在1993年正式改名為歐洲聯盟。

某種程度上說,歐盟作為德國的原料產地和傾銷市場,對德國而言當然是越大越好。而且理論上說,只有將更多的國家團結在歐盟的旗幟下,歐盟才有更多同美國叫板的資本,畢竟超級大國蘇聯已經不存在。

但問題是,也正因為蘇聯解體,國際矛盾發生潛移默化的轉移,使得歐盟不再是美國圍堵社會主義陣營的利劍,反而是阻擋美國一統天下的絆腳石,所以美國也開始了大壓甚至分化歐盟的操作。

而此時的英國,也早已對歐盟越來越不滿。

本來因為入伙時間就晚,算不上開國元勛,英國已經接受了不當領頭牛的設定。但歐盟因為這個昔日的日不落帝國依然非常有錢,就把更多的扶貧指標攤派給了英國,尤其是將波蘭這樣的東歐窮國拉進群里後,英國的扶貧任務更重了。

本來想的是加入歐盟渾水摸魚,順便過一把挑戰美國主子的癮,但德法兩國卻把英國魚簍都給沒收了,英國的不滿當然可想而知。

所以在巨大的心理落差下,尤其是美國不斷加大對歐盟圍堵的情況下,英國萌生了「半路出家」的想法,並最終和歐盟分道揚鑣。

而英國的離開,對其他歐盟國家尤其是歐盟富國而言,起到了極其「不好」的負面影響,大家扶貧的熱情更是受到了空前的打擊。所以,歐盟的處境也越來越尷尬。

因為蘇聯解體後,美國對歐盟的打壓變本加厲,所以歐盟為了抗擊美國的打擊,開始尋求借力打力,比如加強和俄羅斯的合作,將北溪天然氣工程搞得紅紅火火;加入「一帶一路」倡議,將國際貿易做得風生水起。

但問題是中國鞭長莫及,俄羅斯有心無力,更因為美國在歐洲依然保持着巨大的影響力,比如北約的強大武力,讓歐盟常常氣得渾身乏力。

而美國在對歐盟上演全武行之前,僅僅煽動土耳其大玩難民問題,就已經讓歐盟焦頭爛額到不能自理。

所以,當前的歐盟,雖然拉了人,擴了容,但卻更加離心離德。

一直以來,作為歐盟主導的德國,一直都想要將歐盟打造成一個不是國家勝似國家的超國家聯盟,甚至要求法國給歐盟讓出安理會常任理事國席位,但這樣的僭越之舉無疑讓其他歐盟國家尤其是法國怒火中燒。

所以,今天的歐盟及一體化程度遠超其他國際組織,但卻難以和蘇聯這樣的國家聯盟相提並論,這也是和平「統一」歐洲的最大缺陷。

因為當前國際環境日益嚴峻的時刻,歐盟為了生存,尤其是不被美國整垮,最合適的選擇還是追隨美國狐假虎威,尤其是在反華問題上齜牙咧嘴,bao露其色厲內荏的齷齪本性。

而這樣的歐盟,未來也註定不會更光明。

多有疏漏,煩請斧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