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研制原子彈時,這位物理學頂尖大師,卻在山東掃廁所

1964年10月16日,中国第一颗原子弹在新疆罗布泊爆炸成功,消息传来,举国欢庆。

 

 

但是,在山东青岛医学院里,一个扫厕所的老头儿,却看着报纸上的新闻,捶胸大哭,说:“我本来应该干这个的呀!”

 

 

这个人还真不是一般人,他年轻时曾担任过爱因斯坦的助理,教出来的学生成为第一个获得诺贝尔奖的中国人……这个人,就是我国著名的物理学家束星北。

 

 

束星北1907年出生于江苏扬州一个名门望族,自幼聪明绝顶,17岁就考进了山东大学。

 

 

但是,当时的山东大学被军阀操控,教学方式非常落后,让束星北非常失望,就去了美国堪萨斯州拜克大学,专攻物理学。

 

 

在上世纪初,科学领域出了一个千年难遇的物理学泰斗爱因斯坦,年纪轻轻就提出了著名的《相对论》,引起了束星北的无限崇敬之情,于是又辗转来到欧洲,来到爱因斯坦任教的柏林大学,见到了自己的偶像。

 

 

爱因斯坦也对这个来自东方的小伙子非常欣赏,就请他做自己的助理。

 

 

正当他们携手攻克新的学术难题时,纳粹开始残酷迫害犹太人,爱因斯坦虽然名贯全球,但是也遭到了纳粹的打击,只好离开德国,去了美国,束星北也一起跟着去了美国。

 

 

在美国麻省理工学院,束星北写出了《超复数系统及其在几何中应用的初步研究》,获得了硕士学位,也得到了恩师爱因斯坦的赞赏,认为束星北的前途不可限量。

 

 

但是,就在束星北即将取得更大的成就时,却出人意料地回国了。

 

 

原来,父母想让束星北早日结婚生子,为家族传宗接代,束星北是个孝子,只好回国,与同样出身名门的葛楚华结了婚。

 

 

束星北本来打算结婚生子后,继续去美国深造,谁知,就在他刚刚结婚,九一八事变就爆发了。

 

 

当时,全国人民一致呼吁抗战,束星北也决心用知识报效祖国,于是就放弃了出国深造的想法,进入了南京中央军官学校担任物理学教师。

 

 

不过,束星北原本希望能教出一批具有现代科学头脑的抗日军官,但是蒋介石却处处对日忍让,甚至不允许军校出现抗日言论,束星北大为失望,就愤而辞职,进入浙江大学任教。

 

 

当时,大学教授上课之前,都要做好充分的教案,但束星北从来不做准备,端着一个茶杯就走上讲台,侃侃而谈。

 

 

物理学是非常深奥难懂的,但束星北却能把它讲得生动有趣,他的课总是能吸引大量的学生,甚至有不少其他学科的学生也来听课,每次都坐得满满的。

 

 

其中有一个学生,格外引起了束星北的注意,就是李政道。

 

 

李政道本来学的不是物理,不过束星北断定此子将来必有重大成就,就苦口婆心地劝说李政道改学物理,李政道还真的答应了,后来与杨振宁一起获得了诺贝尔物理学奖。

 

 

除了李政道,束星北还培养出了无数人才,比如被称为“中国居里夫人”的吴健雄,还有“两弹元勋”程开甲,可谓桃李满天下。

 

 

在抗战时期,许多学者都用知识救国,束星北也不例外,担任过重庆军令部技术顾问,还成功研制出了中国第一部雷达,因此被誉为“中国雷达之父”。

 

 

新中国成立后,束星北应邀回到母校山东大学担任物理学教授,取得了很大成绩,而且打破了学术界限,研究起大气物理学,为新中国的气象物理学开创了基业。

 

 

不过,出身名门的束星北,在思想上有着浓厚的“名士范儿”,桀骜不驯,虽然对学生关爱有加,但对同事和上级却非常傲慢,目中无人。

 

 

有一次,一位来自北京的客座物理教授王竹溪讲授热力学,束星北也坐在下面听,结果听出有的地方讲错了。

 

 

如果是一般人,遇到这种情况,不会当场指出来,而是会找个合适的时机,私下和王竹溪探讨一番,既指正其错误,也保全他的颜面。

 

 

但是,束星北却不屑于这么做,当场指出了王竹溪的错误,语气也很不客气,让王教授非常难堪。

 

 

还有一次,因为对教材分配不满,束星北竟对管理员大打出手,闹得沸沸扬扬。

 

 

当时已经是新中国,他的这些做派与时代环境格格不入,因此也给他带来了很多麻烦。

 

 

很快,束星北当年与国民党合作的“黑历史”就被揭发了出来,束星北也被打为“极右分子”,还被下放到青岛医学院进行劳动教育,每天的工作就是打扫厕所。

 

 

从心比天高的物理学教授,沦落成了打扫厕所的老头儿,可想而知束星北的心里有多么苦闷,因此,当得知自己当年的好友、学生们从事的原子弹事业取得了巨大成功时,束星北悲喜交集,禁不住捶胸大哭,说:“我本来应该干这个的呀!”

 

 

束星北的厄运,一直到1972年才终于结束,这一年,荣获诺贝尔奖的李政道回国访问,周总理亲自接待。

 

 

在聊天中,周总理问起来国内有哪些被埋没的高级科技人才时,李政道想都没想,立刻说出了恩师束星北的名字。于是,束星北很快就被调入青岛海洋学院,从事海洋力学的研究。

 

 

束星北痛感失去了太多的宝贵时间,为了把失去的时间追回来,他定下了三条规矩:一不会客,二不访友,三不应酬,把全部时间都用在科研上。

 

 

束星北虽然遭受过不公平的对待,但丝毫不影响他的爱国心,曾经教导子女说,可以出国留学,但学成后必须回来报效祖国。

 

 

他曾经说过:“我做的事是不值一谈的,但我爱国,也爱共产党,因为我经历过军阀混战、帝国主义侵华、国民党反动派的统治,国内外的事情见得多了,心里明白中国共产党最好,这一点可以告诉任何人。”

 

 

1983年10月30日,束星北与世长辞,享年76岁。

 

 

“两弹一星元勋”王淦昌评价说:“束星北的一生是伟大的,做了许多重要的成果。虽经坎坷,仍能为国家、为人民做出这么多的贡献,是值得后人学习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