普京總結自己執政20年有兩大政績,個人覺得最核心的只有一個

日前在接受電視台採訪時,俄羅斯總統普京總結自己執政20年的政績時,主要談了兩點:一個是恢復了中央集權,另一個是收復克里米亞。個人覺得,與第一點相比,第二點都算不得什麼?可能在我們某些知識分子看來,俄羅斯當初好不容易走出中央集權,如今又回到中央集權,這不但不能算普京的政績,反而是普京的污點。

一種國家的制度好不好,不是一些專家、學者想當然地認為。而是一個國家、民族在歷史長河中的選擇,這中間有地理、氣候、地緣、人文等很多複雜的原因,絕沒有一種固定模式所謂的普世制度。就算是西方所謂的民主,普選、選舉團等民主形式還都不盡一樣。

葉利欽10年失敗的實踐,差點把俄羅斯搞散架子了,說明西方那一套民主方式在俄羅斯是行不通的。當年,俄聯邦中央的政令都到不了州,結果是大家各行其是,分離主義傾向嚴重。更可怕的是,這種民主方式特別適合西方在背後扶持各色代理人,讓俄羅斯隨時都有可能變成大號的烏克蘭或者沙特,甚至於分崩離析。

鞋合不合適,俄羅斯人清楚,西方說了不算。普京搞中央集權這一套,雖然受到了美國帶領的西方打壓、團堵,但其利用俄羅斯超大國家的內生性發展動力,依舊發展得比之前要好得多。更不用說這次俄烏戰爭,面對西方如此兇悍的制裁,俄羅斯能頂住壓力並打得有來有回,沒有中央集權調配資源是不可想象的。

這充分說明,中央集權適合俄羅斯的國情,能夠給俄羅斯帶來穩定和發展。

另外,選舉式的民主是不是比中央集權式的民主要好,這話恐怕不好說。歐盟那些實施選舉制民主的國家,雖然現在看起來仍然很美,但也是危機和弊病重重,早已走在了下坡路上。而最強大的民選國家美國,未來是不是能走得通,話也不能說這麼早。

美國建國僅僅200餘年,能發展到今天絕不是所謂民主的功勞。某些人看美國完全沒有歷史感,這個國家講民主大約也就50年左右的時間。而在此之前,以美國為首的資本主義世界強調的是自由,而以蘇聯為首的社會主義強調的是民主,只是蘇聯主動放棄了民主的話語權。

隨便舉兩個例子,資本主義的詩人裴多非著名的詩句「生命誠可貴,愛情價更高;若為自由故,兩者皆可勢。」大家看,那時的資本主義推祟的是自由而非民主,否則就是「若為民主故」。再看二戰後德國被分割成東德和西德,社會主義的東德被稱作民主德國,而西德則叫聯邦德國。

資本主義社會愛自由,大家不要以為是從尊重人的天性角度出發的。如果那樣認識,你就幼稚了。當初,資本主義社會之所以提倡自由,初衷與出發點與他們宣稱的那一套根本不是一回事。因為資本家需要大量的自由人成為工人,所以他們掌握的工具大肆宣傳所謂自由。

歷史永遠在路上。美國建國也不過200多年,而現在我們看到的美國式民主也不過半個世紀,僅以這個時間維度來證明這是一種優秀的制度,個人覺得恐怕還遠遠不夠。但中央集權則不一樣,在中國有幾千年的成功實踐,在俄羅斯也有上千年的成功實踐。

為什麼俄羅斯的中央集權這麼重要?他提供了這個國家最需要的穩定,讓俄聯邦的政令能從中央直抵地方,也讓俄羅斯能夠排除西方代理人的干擾,從而調動這個世界上國土面積最大國家的豐富資源為自己所用。沒有中央集權,俄羅斯別說收復克里米亞,就連能不能頂住西方的滲透,擺脫最終被肢解的命運都不好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