制裁100多天 俄羅斯僅受「皮外傷」,歐元卻進入了「生死時刻」

俄烏衝突後,西方全方位制裁俄羅斯已有100多天了。當初那群大喊制裁的國家如今卻已半隻腳陷入泥潭。普京在論壇上講話,歐美對俄發動的經濟制裁併未取得真正的成功。相反,這把雙刃劍對這場制裁活動的設計者、倡導者、執行者傷害更多!俄央行也表示目前沒有禁止使用外幣的計劃。

面對俄羅斯的「大方」,制裁這把「迴旋鏢」反而在美歐身上突顯出來,讓西方國家進入一場驚恐的「通脹潮」。當俄盧布不降反升的時候,歐元區卻面臨即將崩潰的風險。與歐債危機時期相比,歐元現在面臨的債務壓力更大,加息可能導致歐盟高負債國家陷入再融資風險。

歐洲央行行長在本月

20

日表示,歐元區的經濟活動正面臨極大的不確定性。目前,歐洲的通脹肆虐,能源成本狂飆,貿易環境也不盡人意,這些不利因素都將歐元逼向不好的方向。

歐元陷入兩難,選擇對抗通脹,還是對抗歐元區分裂

有金融分析師表示,今年可能是檢驗歐元成敗的關鍵時刻。在這個情況下,歐央行發表意見,可以將緊急債券贖回的錢進行下一輪投資,把現金注入到大流行支持計劃中一些債務比較重的國家,如意大利。 目前,意大利的債務已經超越了本國

GDP

1.5

倍,十年期國債收益率創下了

8

年以來的最高紀錄。

因此,此時的意大利成了鮮明的活靶子,該國的存在可能會加劇歐元的崩潰。

而一些樂觀派認為,歐元區的走勢仍是可控的,應該把重點放在對高通脹的調控上。而不是一味地去對抗歐元區的「分裂」,導致歐元區債券遭到嚴重拋售。 因此,有德國議員覺得歐洲央行的主要工作應該是實現價格穩定,保持低通脹。而我們現在眼中的歐洲央行已經不是一個以通脹為目標的央行了。

歸根到底,不應該讓歐央行決定誰在歐元區,誰不在。

據報道,歐央行決定在七月份加息25個基點,這也開始了抑制通貨膨脹的馬拉松。隨着持續的加息使銀行利率提高,歐元區的融資成本也將會提高,這將使得房地產市場和大宗商品市場出現大幅價格調整,加速資本的外流。

不能印鈔的歐央行如何應對此次債務危機?

距離上次歐債危機也才12年,那時候市場對歐元不信任的心理加重,紛紛拋售歐元區資產與債券,歐洲股市重挫。而現在,同樣的劇情正在上演。 歐洲即將結束負利率的時代,許多投資者擔心借貸成本上升會阻礙到經濟,便大量拋售債券,再加上許多歐盟國家已經是負債纍纍,內部的裂痕開始擴大。

而這一次,歐洲央行會怎麼做?

荷蘭的經濟學家表示,以前的歐洲可以印鈔來讓市場滿意,但現在我們不得不面對通脹的問題,這樣做反而會更難。因此,需要各國像十二年前一樣團結起來。

面對歐元區可能存在的「分裂」問題,歐洲央行需要更靈活地去選擇新的債券購買工具。與疫情時期的PEPP計劃一樣,歐央行可能需要放棄根據經濟規模來購買債券,從「護短」的心態出發,從最需要幫助的國家購買債券。這需要歐盟各個成員能團結一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