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作孽不可活!烏克蘭連乾兩件蠢事 斷掉自救的道路

一般而言,作為一個小國,如果在大國之間明顯站隊,緊抱一方大腿,然後對抗另一方,置自身安危於不顧,這樣的國家領導人都會被貼上「愚蠢」的標籤,當今的澤連斯基就是這樣。事到如今,仗打到這個地步,烏方的蠢事仍然還在一個接一個地干。

先說第一個蠢事。據觀察者網報道稱,克里米亞共和國領導人阿克瑟諾夫證實,最近烏克蘭武裝對黑海的天然氣鑽井平台發動攻擊,造成至少3人受傷、7人失蹤。克里米亞方面譴責道,這是「恐怖主義」行為,勢必受到懲罰。

這次攻擊真是好沒來由,天然氣鑽井平台純屬民用設施,跟軍事設施扯不上半點關係。這座平台,目標很小,平時卻有100人以上在這裡工作,所以此次襲擊純粹是一場針對平民的屠殺行動,這首先在道義上就站不住腳。烏克蘭方面這樣干,只會讓美歐西方也會感到為難。

西方國家固然不會把俄烏等任何一國老百姓的性命當回事,可像這種公然攻擊平民目標的事發生,是要受到國際社會指責的,這會讓西方不好為烏克蘭護犢子,將來再對俄羅斯搞「布恰事件」此類輿論抹黑時也會很被動。反過來,又會更加彰顯出俄羅斯對烏軍事行動的正義性。估計西方會指着澤連斯基的鼻子罵:做事這樣不過腦子,叫我們以後咋幫你?

克里米亞已經成為了俄羅斯的加盟共和國之一,因此烏軍對克里米亞設施的襲擊,等同於是在俄本土的撒野。順便一說,幾天前,烏總統府常駐克里米亞代表塔米拉·塔舍娃還在大言不慚地聲稱,烏方「將使用包括軍事在內的全部手段收復克里米亞。」這種慘案發生,還叫克里米亞的民心怎麼向着烏克蘭?

收回克里米亞,這只是烏克蘭一些政客的口嗨。現在的問題是,烏克蘭把僅剩不多的軍事力量,用於對戰局毫無意義的目標進行泄憤式襲擊。不得不令人懷疑,這是烏克蘭覺得在主戰場翻盤無望之後,只得作垂死掙扎的一種表現。但越是如此,就越會促使俄羅斯下狠手,烏克蘭將來到底會變得怎麼樣,讓人不敢深想。

第二件蠢事。近日,烏克蘭連續出台教育方面的政策,先是烏克蘭教育部門宣布把俄羅斯名著節選篇章移出中小學課文。之後,烏克蘭南部城市尼古拉耶夫市政部門公布,從今年9月份的新學期開始,該市所有學校將禁止使用俄語。烏克蘭此舉,目的再也明了不過,是要在文化層面徹底地「去俄羅斯化」,從文化根子上切掉與俄羅斯之間的聯繫。

這麼做的後果,可以預想得到:烏克蘭境內本來就存在有大批俄羅斯語的群體,如此一來,只會讓這部分人群更加受到歧視,並造成烏克蘭語跟俄羅斯語人群之間的對立,進一步激化烏克蘭人的仇俄情緒,甚至不排除俄羅斯語人群遭到攻擊。這樣的後果很嚴重,烏克蘭國內將會更亂。很難想象,一個國內極端對立,極端不團結的國家,怎有可能贏得一場對外戰爭的勝利?

其實如果再長遠一點地想,俄烏衝突之所以會爆發,真的只是由於美國從中拱火嗎?或者說,美國的拱火只是個外因,內因才是變化的根據。正是因為此前多年烏克蘭歷屆政府的仇俄政策所致,而仇俄政策之所以能夠執行下去,就是因為在文化上不斷地「去俄羅斯化」,以至於讓烏國內的民粹主義大行其道,進而讓整個烏克蘭變成了培育新納粹這個惡魔的溫床,然後催生烏東地區針對俄羅斯族裔的大屠殺。別以為只是北約的腳步在俄羅斯滿口徘徊,普京才下令動手。烏東地區的一筆筆血債,也讓普京忍無可忍。

現已經有很多跡象顯示,美歐西方有拋棄烏克蘭的苗頭,表明烏克蘭靠「他救」的方式來起死回生,已經不大可能,剩下唯一的道路就是自救,然而通過克里米亞海上鑽井平台遭襲,以及烏教育部門「去俄羅斯化」這兩件蠢事來看,烏克蘭自救的路也要斷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