得州共和黨通過決議 不承認拜登總統身份,呼籲明年舉行獨立公投

從參選到就任,拜登的美國總統之路走得相當艱險,即便現在入主白宮已經一年半時間,拜登依舊不被認可,美國民眾質疑他的執政能力,而對手則質疑他當選總統的合法性。

據美國媒體報道,日前得克薩斯州的共和黨成員舉行州級代表大會,並且通過了一項拒絕承認美國總統拜登合法性的決議,宣稱2020年的美國總統大選存在舞弊和欺詐,拜登是通過不正當競爭手段上位的。

當時,拜登以微弱優勢戰勝特朗普,成功當選美國新一任總統。不過在選舉結果出爐的第一時間,特朗普就質疑拜登操縱選舉,不承認最終結果。後來經過美國聯邦最高法院以及國會的反覆確認,認定選舉不存在問題。

除了否認拜登的總統合法性之外,代表們還一致呼籲得克薩斯州當地的共和黨議員儘快通過立法,爭取在明年舉行得克薩斯州「獨立」的全民公投。

據悉,得克薩斯州是全美獨立傾向最高的幾個州之一,不僅當地的共和黨成員有此意向,當地民眾也支持「獨立」。1995年12月,由支持得州獨立的人士組成的「得克薩斯州獨立組織」,宣布成立「得克薩斯共和國」,不過美國聯邦政府並不承認。

此後數年,得州的獨立運動愈演愈烈,根據一家機構的民意調查,75%的受訪者贊成得州「獨立」。據了解,得州「獨立」傾向越來越強,是歷史因素和現實因素共同作用的結果。

得州共和黨通過決議,不承認拜登總統身份,呼籲明年舉行獨立公投

歷史上,得州曾是西班牙的殖民地,1821年墨西哥脫離西班牙殖民統治之後,得州成為墨西哥領土的一部分。1836年得州統治者宣布從墨西哥獨立出來,成立共和國。後來隨着美國移民的大量湧入,得州開始謀求加入美國,1845年成為美國的第28個州。

1863年美國內戰爆發,得州再次獨立,內戰結束之後,得州重新「回歸」。從中不難看出,得州在歷史上與美國聯邦政府分分合合,如此反反覆覆,導致得州當地民眾對美國聯邦政府的認同感和歸屬感不強。

加之得州曾經就是一個獨立的國家,讓得州骨子裡就流淌着一股傾向獨立的「血液」。所以得州的獨立運動並不是最近幾年或者幾十年興起的,而是有着深厚的歷史淵源。

得州共和黨通過決議,不承認拜登總統身份,呼籲明年舉行獨立公投

從現實看,得州的獨立反映的是州政府與聯邦政府的爭利。作為全美GDP總量僅次於加利福尼亞州的經濟大州,得克薩斯州一直是美國聯邦政府稅收的主要來源地,美國聯邦政府在得州徵收高額賦稅,然後將其用到GDP比較低的州,以此調節全美區域經濟發展不平衡以及地區收入懸殊。

不過美國聯邦政府的此項舉措惹怒了得州當地民眾,得州民眾認為他們創造巨量GDP,被徵收高額賦稅,理應享受更好的福利待遇,但是最終他們的福利待遇並不比GDP低的州的民眾好多少,這讓得州民眾心理非常不平衡。

早在奧巴馬執政期間,得州就曾爆發過大規模的「抗稅」運動,抗議者要求美國聯邦政府必須修改對得州的徵稅政策,否則得州只能獨立。

除了爭奪經濟利益之外,得州州政府和美國聯邦政府在其他一些事項上,也存在比較明顯的分歧。例如去年9月,反對墮胎的《心跳法》在得州生效實施,根據此項法律,得州醫院將對女性墜胎採取嚴厲的限制措施。

而美國總統拜登則在第一時間發聲稱,《心跳法》的實施是在侵犯女性權利,必須予以制止。隨後在拜登的授權之下,美國司法部以「明顯違憲」為由,對此項法律提起了公訴。

此外在控制槍支流通以及如何看待同性戀和跨性別群體等問題上,得州州政府也與美國聯邦政府摩擦不斷。作為全美影響力數一數二的大州,同時又是共和黨的「大本營」,得州的「不聽話」,着實讓拜登有些頭痛。

不過得州想要獨立成為一個國家,目前來看,幾乎沒有可能。經過數百年的發展,美國已經成為一個相當穩定成熟的國家,分裂勢力不可能輕易得手。

即便得州獨立全民公投通過,也沒有多少實際意義。

當然得州獨立傾向高漲背後所潛藏的深層次原因,還是值得美國聯邦政府高度警惕,一旦得州的獨立思潮蔓延至全美更多的州,就不是一個小問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