馬克龍遭重創,未來五年執政之路要“跛足”?

当地时间6月19日晚,法国国民议会选举第二轮投票结果出炉,马克龙阵营迎来“至暗时刻”。

投票结果显示,总统马克龙领导的中间派联盟“在一起”,赢得的议席数较上届下降了105个议席,仅取得245席,远远不到289席的过半数。这也让马克龙成为法国2000年选举改革以来,首位在胜选总统后无法取得议会多数的总统。

马克龙“痛失”法国议会绝对多数席位

法国国民议会选举又称立法选举,执政党能否在国民议会中占据绝对多数席位,将影响新总理人选及政府的组成,也影响执政党今后施政的走向和效率。对此,法国媒体用“地震”和“惨遭打脸”,来形容马克龙遭遇的严重挫败。

就在两个月前,马克龙以高票(58.5%)赢得大选,成为法国20年来首位成功连任的总统。对于马克龙在两个月后遭遇议会选举“滑铁卢”,中国社科院欧洲研究所研究员赵晨表示,并不意外。

一周前国民议会首轮投票后,有政府内部人士预计,马克龙阵营可能表现不佳,有太多选民不满物价上涨,而选择放弃投票。

俄乌冲突升级后,西方国家持续制裁俄罗斯,受此影响,法国目前的通货膨胀率超过5%,极大地冲击了很多低收入者的基本生活水平。赵晨认为,经过马克龙第一个5年执政,尽管法国经济近年来表现尚可,但并未有效遏止国内经济不平等现象,反而最富裕人口从资本税改革中受益匪浅,马克龙“富人总统”标签愈发凸显。疫情叠加地区局势,也使得法国国内贫富分化加剧,社会分化。

外界注意到,马克龙在此轮投票前的一周里,将自己的主要精力聚焦于处理俄乌冲突,先是去罗马尼亚看望北约东线部队中的法军士兵,而后又访问乌克兰并与乌克兰总统泽连斯基会面,但如今的投票结果却反映出法国人更关心的还是诸如生活成本、医保和气候变化等国内民生议题。

具体来看,主张“劫富济贫”的极左翼政党“不屈法国”领导人梅朗雄所在的左翼联盟获得124席,在本次选举中稳坐国民议会最大反对党团地位。此外,大选中败给马克龙的勒庞,这次喊出要“增加普通民众的购买力”。最终,其领导的极右翼政党国民联盟此次“异军突起”,获得创纪录的89席。

赵晨指出,这与4月份总统大选第一轮投票时的得票前三名一模一样,进一步证实了法国政坛现在两极分化的极端化趋势。

马克龙执政将面临多重挑战

在第一个总统任期的五年里,凭借着本党在议会的绝对多数,马克龙被法国人戏称为“皇帝般的总统”,堪比路易十四“权倾一时”。

一夕之间,马克龙风光不再。

“今天的情形是前所未见的,第五共和国的历史上,从没有产生过这种组成的议会。”现任总理博尔内在开票当晚表示,“明天,我们将建立一个采取行动的多数派,我们没有其他选择。”

赵晨指出,随着马克龙阵营溃败,包括总理博尔内的许多核心人物将被选民们抛弃。现任政府中有15名部长级官员参与了本次议会选举。其中有3人败选,因此必须辞职。

由于丧失议会多数席位,马克龙必须组成联合政府、重组内阁。舆论普遍预测,下一步,马克龙将向右翼政党寻求合作。无论执政联盟如何组成,作为最大反对党团,左翼联盟的领导者梅朗雄有可能被推选为总理,法国因而将迎来“左右共治”的局面。而赵晨则认为,马克龙倾向于从传统中右政党——共和党中选择总理人选。但无论谁出任总理,总统和总理的内政、外交政策并非出自同一阵营,“府院之争”不可避免,马克龙执政必将受到制约。

挑战不仅来自内阁,还有议会。赵晨指出,未来五年,如果马克龙不行使总统权力提前解散议会重新选举,那么他将面临极左和极右势力的强势牵制,对其任内的内政、外交政策形成巨大挑战。

具体来看,极右的国民联盟、极左的不屈法国以及传统右派的共和党都超过了能够弹劾政府的60席门槛。虽然三党之间互相联合执政的可能性近乎为零,但是三党或是两党联合起来反对马克龙的可能性却是存在的,而马克龙本人并不习惯与议会斗争。赵晨认为,如果马克龙在其第二任内延续过去对经济与社会制度的改革计划,或将在议会遭遇反对党的“狙击”。

马克龙“惨败” 对俄乌问题影响几何?

新任期开始,马克龙便失去了议会主导权。对此,《华盛顿邮报》认为,这一结果不仅会影响马克龙的执政,还会给面临俄乌冲突这一巨大挑战的欧洲带来影响。

此前,马克龙作为欧盟轮值主席国领导人,就俄乌问题积极斡旋的表现,使得其在大选中的支持率一度超过30%。然而在选民面对高通胀不满情绪不断累积、俄乌战事焦灼的背景下,外交斡旋是否还能给马克龙“加分”,面临很大不确定性。

上周五,由马克龙领衔的法、德、意以及罗马尼亚领导人“闪电”到访乌克兰,当面向泽连斯基允诺,支持给予乌克兰欧盟候选国地位,并将继续为其提供武器。与此同时,聚焦禁运俄天然气的欧盟第七轮对俄制裁方案也在草拟中,呼之欲出。

在赵晨看来,马克龙处理俄乌问题面临的掣肘,同样来自议会中的极左和极右势力。对于勒庞,美媒将其视作“俄罗斯的辩护者”和“普京支持者”。在4月大选中,华盛顿一度十分担心勒庞当选后可能动摇“西方反俄联盟”,颠覆法国扮演的欧盟主导力量角色。而梅朗雄,更是要对马克龙的对俄政策唱反调。

法新社分析称,马克龙谋求在外交领域有所作为,而国民议会选举结果使得他不得不投入更多精力处理国内事务。赵晨认为,目前马克龙急于解决法国内经济以及民生问题,因此在外交事务上向反对党作出让步,以此换取内政支持也是必然的选项。“在这种情况下,马克龙腾转挪移的空间并不是很大,要想对俄罗斯施压,会面临很多的掣肘”,赵晨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