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乞丐變強盜 烏克蘭是否還值得同情?面對勒索 歐洲內部有分歧

作為一名國家領導人,並不是每一次出國訪問,都是那麼令人愉快。而德國總理奧拉夫·肖爾茨(Olaf Scholz)近日與法國總統埃馬紐埃爾·馬克龍(Emmanuel Macron)、意大利總理馬里奧·德拉吉(Mario Draghi)、羅馬尼亞總統克勞斯·約翰尼斯(Klaus Iohannis)對烏克蘭首府基輔(Kyiv)的訪問,就像是一場被歐洲夥伴「趕鴨子上架」、不怎麼愉快的出訪。因為此前烏克蘭總統弗拉基米爾·澤連斯基(Volodymyr Zelenskyy)在向德國索要「重型武器」時咄咄逼人的態度,烏克蘭駐德大使安德烈·梅利尼克(Andrij Melnyk)用蝸牛背負子彈頭的照片對德國軍援冷嘲熱諷的言論,至今仍讓肖爾茨對這個「演員總統」充滿反感。但為了表達歐盟在烏克蘭問題上的「團結一致」,他還是於6月16日踏上了這次「訪烏之旅」。

據德國之聲(DW)最新報道顯示:對於此次領導人的基輔之行,德法兩國政府其實早已磋商了一段時間,但馬克龍希望在法國議會選舉之後出訪,並建議讓意大利總理同行,以對外傳達歐洲「團結一致」的信號。但事實證明,此次出訪不但沒有體現出歐洲各國對烏克蘭態度的一致性,更bao露了他們向該國實施軍事援助一事上的嚴重分歧。澤連斯基藉機對西方軍援的「漫天要價」,更讓此次充滿作秀氣息的出訪平添了許多「銅臭味」。

1、肖爾茨出訪基輔計劃一拖再拖,旨在避免被烏克蘭討要武器。

俗話說不怕賊偷、就怕賊惦記,而在軍工方面有着良好口碑的德國,自從被烏克蘭「惦記上」後,就在國際社會上淪為了被澤連斯基當局「道德綁架」的對象。為了表達對烏克蘭的厭惡,在外界傳出德國總理肖爾茨不久將訪問烏克蘭的消息時,德國政府並沒有在第一時間加以證實,愛麗舍宮的一位發言人更是對德廣聯表示:「在這件事上,沒有新的信息」。而如今,肖爾茨終於出訪烏克蘭了,急於將德國「拉下水」的歐洲媒體,又對他是否制定好了有關烏克蘭前景的長遠方案作出懷疑。

從乞丐變強盜,烏克蘭是否還值得同情?面對勒索,歐洲內部有分歧

德國政治學者、巴黎歐洲高等商學院柏林校區教授約格·希梅萊希更是直言:「如果他沒有這樣一個方案,一切都將是徒勞的。」從目前來看,希梅萊希的判斷並沒有錯,肖爾茨對基輔的出訪更像是一個沒有完成暑假作業就奔赴學堂的孩子,遭到烏克蘭方面的「數落」已經成了板上釘釘的事情。就在本周一(6月13日)俄軍攻入烏克蘭東部激戰城市北頓涅茨克中心之際,烏克蘭總理澤連斯基再次呼籲德國提供現代化的防空武器。

烏克蘭駐德國大使梅利尼克還對媒體氣急敗壞地表示:「沒有德國的重型武器的話,我們無法抵禦住俄羅斯的軍事強勢,挽救士兵和平民的生命。烏克蘭期待聯邦總理肖爾茨在訪問基輔的時候,宣布德國新的軍備援助計劃,務必包括可以立即提供的『獵豹1型』坦克和『黃鼬』步兵戰車。」此言一出,在柏林方面聽起來,更像是在警告肖爾茨:「給不出像樣兒的軍備援助計劃就別來了!」

從乞丐變強盜,烏克蘭是否還值得同情?面對勒索,歐洲內部有分歧

當昔日在西方各國面前楚楚可憐地「乞丐」,搖身一變成了頻頻對他們索要施捨的「強盜」,烏克蘭是否還值得西方世界的同情,這已經成了德國不得不考慮的一大現實問題。對於烏克蘭駐德國大使梅利尼克6月13日的「強盜言論」,氣不打一處來的德國總理肖爾茨曾多次強調,除非能達成實質性成果,否則他就不會啟程訪問基輔。直到近期受到法國總統馬克龍的再三勸說,他才決定與法國、意大利兩國元首一道,搭上前往基輔的火車。

從乞丐變強盜,烏克蘭是否還值得同情?面對勒索,歐洲內部有分歧

依照美媒提供的消息,這三國領導人當晚就在專列餐車車廂進行了長時間的溝通與交流,以協調與烏克蘭總統澤連斯基會面時將要採取的一致立場。與此同時,羅馬尼亞總統約翰尼斯也於周四(16日)單獨前往基輔展開訪問,將整個首腦會晤湊成了「一桌麻將」。對於德國總理的「千呼萬喚始出來」,梅利尼克在接受德新社採訪時公開強調:「肖爾茨訪問基輔是對俄羅斯傳遞的一個『重要政治信號』,同時他應該承諾提供更多的軍事支持。烏克蘭人希望總理不要空手而來,並能從他的旅行箱中拿出一攬子『實在點兒』的軍事援助。柏林需要迅速向基輔提供它已經承諾的火炮系統,以及『現代防空系統』以保護烏克蘭平民的生命安全,並宣布確保烏克蘭獲得歐盟候選國地位,同時不附加任何條件。」顯然,梅利尼克這裡所說的「現代防空系統」,指的是肖爾茨早在今年6月1日承諾向烏克蘭提供的Iris-T SLM,其最終交付可能需要數月。而在本周三(15日),德國原定給出的四套火星二型多管火箭炮也被縮減為三套,這導致了烏克蘭當局的惱羞成怒。

2、肖爾茨並未接受基輔的「勒索」,只發表了相對冠冕堂皇的講話。

正所謂該來的總會來的,但顯然德國總理肖爾茨近日對基輔的出訪,也並未讓態度咄咄逼人的烏克蘭駐德國大使梅利尼克得償所願。因為依照德新社給出的信息顯示,肖爾茨總理在同烏克蘭總統澤連斯基舉行會晤時,並未提及德國將在未來給烏克蘭具體提供哪些高大尚的「重型武器」,而是僅僅說了一番冠冕堂皇的官場話。在會晤中,他宣稱:「德、法、意三國領導人通過此行展示歐洲對烏克蘭的團結的同時,也會承諾保持對烏克蘭的財政和人道主義幫助,以及武器供應。只要是『為烏克蘭的獨立奮鬥』所需,我們就會提供這種援助。此外,歐洲對俄羅斯的制裁也很重要,制裁可能會促使莫斯科撤軍。」

會後,他還邀請澤連斯基參加6月22日至28日在德國巴伐利亞州埃爾毛宮(Schloss Elmau)舉行的七國峰會,澤連斯基接受了肖爾茨的邀請。但對於這樣的結果,西方媒體則表現出了極大的不滿,就連德國之聲也在6月16日當天發表了一篇題為「千呼萬喚,德國總理終於現身基輔!」的社評,直指在向烏克蘭提供武器的問題上,肖爾茨迄今為止的方針就是發放「空頭支票」,並稱英國、挪威、波蘭、捷克、斯洛伐克以及其他一系列國家都已向烏克蘭提供了重型武器,只有歐洲頭號經濟大國-德國,還沒有提供什麼拿得出手的軍援。此番言論在一定程度上證明了,在德國政壇內部,崇尚軍國主義的「納粹分子」,也給了肖爾茨極大的壓力。

那麼,為何德國總理肖爾茨在為烏克蘭提供重型武器一事上,表現得如此消極呢?這其中的原因主要有以下三點:一是德國在美俄兩大國之間有着極為尷尬的政治處境,德國需要俄羅斯的能源供應,又不得不滿足美國及北約的政治訴求。在俄德兩國間的北溪2號管道依然停運之際,德國乃至歐洲的石油天然氣供應,極大依賴於北溪1號管道。就在德國總理肖爾茨與其他歐盟政府首腦齊聚烏克蘭首都基輔之時,俄羅斯天然氣工業股份公司繼續削減了對德國的供應,經濟部長羅伯特·哈貝克(Robert Habeck)只得緊急呼籲全國節約能源。

從乞丐變強盜,烏克蘭是否還值得同情?面對勒索,歐洲內部有分歧

二是德國不願被捲入一場「不會有結果的戰爭」。在德國總理肖爾茨看來,俄國與烏克蘭之間的軍事衝突已經持續了將近4個月,並呈現出長期化趨勢。即便德國跟隨歐美各國為烏克蘭輸送武器,也無法改變烏軍有生力量被俄軍消耗殆盡、最終戰敗的結果。而到目前為止,歐洲已對俄國進行了六輪經濟制裁,由此給歐美等國帶來的經濟通脹風險,則讓德國不得不將維穩本國經濟放在首位。

從乞丐變強盜,烏克蘭是否還值得同情?面對勒索,歐洲內部有分歧

三是德國對軍火貿易的興趣並不像法國那樣濃厚,因此無意於通過烏克蘭的戰場來變相給自家武器做廣告。而根據斯德哥爾摩國際和平研究所發布的數據,目前美國的武器出口量仍穩居世界第一,其次是俄羅斯、法國、德國和中國。中國和德國的排名雖保持不變,但是其所占份額都略有下降。而德國此前承諾送給烏軍的Iris-T SLM,德軍自己都沒有正式裝備。以上因素都促使肖爾茨,不得不在對烏輸送「重型武器」時選擇三思而後行,避免給美國利益做嫁衣的同時還挨了俄國的制裁。

德法意羅四國首腦出訪烏克蘭首都基輔,澤連斯基對西方軍援再度「漫天要價」。對此,德法兩國呈現出了完全不同的態度。這其中,意圖在烏克蘭戰場上給法國武器做推廣的馬克龍,在會談後再次公開宣布:「除了之前已經交付給烏克蘭軍隊的12門凱撒炮,我已經決定再增加軍援6門凱撒炮。」而德國總理肖爾茨,則並未在武器支援上對烏克蘭做出任何新的承諾。

依照媒體提供的說法,凱撒式自走炮(Caesar)是由部分國有的法國奈克斯特公司建造,屬155公厘榴彈炮,由一輛6輪軍車搭載,射程達到40公里以上。目前該裝備已在烏軍第55旅炮兵部隊投入使用,並以其極佳的精準度獲得高度評價。值得一提的是,早在1982年馬島戰爭時期,法國就曾向阿根廷軍方出售了飛魚反艦導彈,最終在成功擊沉英軍謝菲爾德號驅逐艦後一戰成名。顯然,法國是想在俄烏戰爭中再次借鑑此前馬島戰爭武器推廣經驗,穩住自身「歐洲第一軍火商」的寶座。但此次此刻,德國總理肖爾茨則在擔心本國如何穩住自身「歐洲第一經濟體」的地位,並儘量避免受到俄羅斯方面石油天然氣供應量減少的制裁。德法兩國在歐洲不同的戰略需求和定位,也導致了其對烏克蘭軍事援助一事上採取的不同反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