逃過一劫的約翰遜「飄了」,孰料後院起火

英國首相約翰遜突訪烏克蘭,這是他第二次訪問基輔。他向烏克蘭總統澤連斯基建議,為烏克蘭軍隊啟動一項軍訓計劃。

剛剛從不信任投票中挺過來的約翰遜,下一秒就是跑到基輔第二次「打卡「,並實施新制裁。據悉,倫敦宣布,已將俄東正教的最高神職人員列入制裁名單,原因是他「支持俄軍在烏克蘭的軍事行動」。對此,據《參考消息》報道,俄外長拉夫羅夫隨後表示,倫敦一直都在公開表明,他們應該打倒俄羅斯,更應該迫使普京總統向他們跪下。

對於英國政府的這一系列極端意圖,拉夫羅夫的回應是「好吧,請繼續,因為倫敦的政客再次為了政治野心而犧牲本國民眾利益」。另外,俄外交部發言人扎哈羅娃說的就更加直接粗暴,她將西方對俄制裁的舉措形容為「拿槍對準自己的腦袋」。顯然,在莫斯科看來,西方的一切反俄行為,實際上都是在自sha。

西方對俄的全面制裁,結果非但沒將俄羅斯經濟給搞垮,反而給西方自己搞出個數十年來最嚴重的通脹危機。當西方國家民眾正在因為物價飆升、生活難以度日的惡劣環境中受盡煎熬的時候,他們所選出來的政客卻仍在一波接一波對俄實施新制裁,這不是在「朝自己腦袋開槍」又是什麼呢?

約翰遜這時候繼續追加對俄制裁,甚至還想拉杆子招攬一些東歐國家,打造新的反俄聯盟。事實上,這並不意味着約翰遜就有足夠的實力「迫使普京下跪」,相反,他剛剛逃過一劫,當下需要干出更多出格的事情,向民眾證明他這個首相不是吃乾飯的。

現在對約翰遜來說就有一個好機會,日前兩名英國籍僱傭兵被頓巴斯地區民間武裝判處死刑。所以,約翰遜如果在這時候能夠「迫使普京下跪」,讓那兩名將死的英國人也和他一樣逃過一劫。那麼,他今後在英國的政治地位就必將更加穩固了。

所以說,約翰遜連日來頻頻對俄發起挑釁,從某種意義上來講,應該就是衝着那兩名被判死刑的英國人去的。對他來說,即便無法挽救兩名英國人的性命,但至少他已經作出過反應,並對俄羅斯實施過「報復」,好歹也能給國內民眾交賬。

說到底,約翰遜還是在為自己的利益考慮。不過,約翰遜在挑釁俄羅斯的時候,後院正燃起熊熊烈火。英國通貨膨脹高燒不退令各界怨聲載道,北愛爾蘭和蘇格蘭地區又趁機搞獨立公投。這些事情但凡一件處理不好,都有可能會要了約翰遜的老命。

根據英國統計局最新公布的數據顯示,該國4月份的GDP環比下降了0.3%,遠低於此前環比增長0.1%的預期。不斷飆升的通脹率,將給本來就糟糕透頂的英國經濟雪上加霜。對此,由英國經濟學家警告稱:英國經濟已陷入「至暗時刻」,一切都在預示着經濟衰退。

英國經濟不可避免陷入衰退,對該國民生造成的嚴重影響,勢必會引發新一輪的示威抗議浪潮。顯然,英國一場動盪風暴可能已經在醞釀之中。但這對約翰遜來說,可能麻煩才剛剛開始。

倫敦當局既要集中精力和資源反俄,同時還要應對國內多重危機的挑戰,導致約翰遜當局陷於內外交困的困境中。在這關鍵時刻,蘇格蘭分裂勢力又趁機給他添亂了。據央廣網報道,蘇格蘭政府首席大臣斯特金日前決定發起新一輪公投。在談及倫敦當局態度時,斯特金表示:舉行獨立公投「不需要英國議會的批准」。

據悉,斯特金來自於蘇格蘭民族黨,該黨長期主張脫離英國獨立自治。更令倫敦當局頭疼的是,該黨已連續4次贏得當地議會多數席位。所以,倫敦當局對於這個堅持脫英的黨派,一直都苦無良策應對。所以,有英媒聲稱「對於斯特金的舉動,英國中央政府高掛免戰牌」。不過,斯特金顯然並不買賬,不管倫敦方面同不同意,她近期又開始在為第二次獨立公投造勢。

顯然,約翰遜這邊試圖迫使俄羅斯服軟,但國內卻多處燃起大火。隨着英國多重危機的愈演愈烈,讓剛剛逃過一劫的約翰遜,將再次被推到輿論的風口浪尖。這也就難怪拉夫羅夫對英國的挑釁嗤之以鼻。畢竟,約翰遜再這樣鬧騰下去,最終下跪的肯定不是普京,而有可能會是他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