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方給小馬科斯貼上「親華」標籤,是給中菲關係「挖坑」

中國鄰國菲律賓大選結果出爐,小費迪南德·馬科斯以高票數當選為總統。對於這一選舉結果,輿論界紛紛作出評析。

5月12日,觀察者網報道了一則訪談錄,其中有專家指出,這次小馬科斯獲選菲律賓總統,將很可能延續杜特爾特時期的中菲關係,甚至還可能讓中菲關係更進一步,但對菲律賓大選,中國不能被美西方媒體牽着走,不要急於給未來新執政的小馬科斯政府貼上「親華」的標籤,因為這樣的話,可等同於是在為小馬科斯挖坑,或者是一種捧殺,也不利於將來中菲關係的後續發展。或者說,西方媒體過度突出小馬科斯的「親華」傾向,本來就是一種不懷好意。

這種觀點是正確的,是給中國輿論界一個善意的提醒——對於此次菲律賓大選的結果,中國要保持平常心的心態,要做到任爾東南西北風,我自巋然不動。選舉是他國的內政,不管他國內政如何,中國都不宜有太多的評論,而是堅定地踐行自己的與鄰為善,謀求和平共處,互利共贏的外交政策。

客觀上來說,美國心目中最理想的菲律賓下屆總統,是現任菲副總統羅布雷多,而不希望看到小馬科斯當選,畢竟前者更聽話,更願意接受白宮的操控。這幾年來,對於杜特爾特執意提升中菲關係,羅布雷多一貫都是批評的態度。小馬科斯則不同,選舉之前就公開放話,「南海問題不是菲中關係的全部」、「非常願意同中國發展經貿往來」,並聲稱將延續杜特爾特的「大基建」計劃,而該計劃有多個項目跟中國「一帶一路」有對接。

我們要認清一個現實,就是菲律賓亦或他國政府,都不可能是真正的「親華」派,他們親的只能是自己的國家,只會為自己的國家利益負責,執政時都有獨立自主的外交政策,不做到反華親美就很不錯。對於菲律賓這個跟美國具有傳統盟友關係的國家,更是如此。別忘了,菲律賓曾是美國在海外不多的殖民地之一,兩國有《美菲共同防禦條約》,美國對菲律賓軍方的影響巨大。菲律賓政治精英里的親美分子很多。

東盟是中國對外關係最重要的基本盤之一,是中美兩國爭奪的對象。拜登最近正聚焦於俄烏衝突,還抽出時間在華盛頓召開美國和東盟峰會。這很能說明問題。《紐約時報》評論稱,儘管俄烏戰爭占據了拜登政府大部分精力,中國仍是白宮重點關心的問題。

東盟是中國最大的貿易夥伴,同時中國與菲律賓和越南存在領土糾紛。在中美競爭博弈的背景下,美國把東盟領導人請到華盛頓,顯然不安好心。他是要這些國家在中美之間「選邊站」。

四年來,美國向近鄰拉丁美洲沒有一分錢的撥款,卻向烏克蘭輸送軍火30多億美元,還有400億美元在路上。東南亞國家都明白,因為中國的存在,他們才有利用價值,美國才把他們當人對待,中國如果不強大,他們連上桌子的機會都沒有,只能在桌下伺候着。這些國家並不傻,美國的算盤太幼稚了,而且也過時了。

美聯社在菲大選前造勢,拿小馬科斯他爹的「貪腐案」說事。要知道美西方媒體從來都是狗嘴裡吐不出象牙來的。何況這事無論真假,都與中國無關。中國要做的,是努力繼續讓小馬科斯執政的菲律賓成為自己的好鄰居,好朋友,把自己的朋友弄得多多的,而把美國的朋友弄得少少的,這才是正經要做的事。

領土問題是兩國之間最敏感的問題。非法的南海仲裁案,是橫在中菲關係中間的一根「毒剌」。美國會時常拿來挑撥中菲關係,服務於其所謂的「印太戰略」。這很能考驗中國的外交智慧。沒有一成不變的國與國關係,中菲關係也是一樣,倘若將來美國挑撥離間,進行拱火,我們要做的只能是充分相信中國政府,切不可添柴加火,用輿論的力量把菲律賓推向美國的懷抱。

南海很廣闊,在美國的操弄下,少不了會翻起浪花。因此對菲律賓大選一事,我們更應該用平常心看待,既不盲目樂觀,也不跟隨美西方別有用心的輿論而盲動。最終相信,中菲之間友好合作的大方向改變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