陕西老刘曾捡到铜罐,孩子们当“夜壶”用了26年,如今价值4个亿

今有“秦铜、汉玉、唐金、宋书”之说,大抵指的是各朝代标志性的文物,其价值就不用多说了;虽说如此,东西也要在识货人的手里才具有“价值”属性,比如陕西的老刘家,孩子用了26年的“尿罐”是宝贝都不知道,如今竟然价值4个亿。

“老刘家”祖辈生活在陕西扶风县大同村,这里距离宝鸡峡不远,顾名思义,“宝鸡峡”是个大峡谷,谷里流淌的一条河渠是方圆百里的重要水源。

1971年春,“老刘”和其他社员一起进驻宝鸡峡疏通河渠,这主要是头两年上游发水,把淤泥都冲进了下游的宝鸡峡;如今水位下降,淤泥都暴露了出来,再经太阳暴晒结成了梆硬的土疙瘩,这些如果不从河渠里清理出来,等雨季到了,宝鸡峡又得发水。

当时是集体劳动,每家出一个劳动力,老刘家的两个男娃还小,“老刘”就代表全家到宝鸡峡出工;这天快中午时,年轻人心眼多,先陆续散了工,就剩“老刘”这样的几个人还在沟渠里干活。

就在此时,老刘的锄头“当啷”一声砸到了土里的硬物,冒出点点火星;这一锄够用力的,不仅将老刘震的膀臂发麻,还将锄头磕出一个缺口。

1971年,“工具”金贵得很,这下可把老刘气急了;他放下锄头,开始用双手刨土,非要看看究竟是个啥东西。

这一挖不要紧,竟然抠出一个奇形怪状的“罐子”,老刘嘟囔着说“啥玩意儿这么硬,合不合得来我的锄头,要合不来我砸了你!”

这话明显是逗闷子,泥里能有啥好东西?真别说,这“罐子”挺压手,老刘以为是里面的泥巴压重,找来小树枝抠了抠,这才看出“罐子”的原貌,呈上圆下方的样子。

老刘没见过这种东西,用手指弹了弹,罐子发出沉闷的金属声,大概是铜做的;也是好奇,老刘又用锄头扒土,居然又捡出3个样子差不多的“罐子”。

老刘看看手里缺了口的锄头,不免一阵心疼,又看看脚边的4个“铜罐子”,不由得生出一个想法“卖了这些铜罐子,能不能换一把新锄头?”

就这样,老刘将4只“铜罐”埋回土里,当晚8、9点钟又返回用蛇皮袋将其装回家里;老刘磕坏锄头的事早被他老婆知道了,不仅挨了一顿骂,还让丈夫“赔”。

夫妻斗嘴哪有“真赔”的,但磕坏的锄头着实让两人心疼了好一阵,老刘本想将4只铜罐带回家弥补一下,谁知刚把东西拿出来又挨一顿骂;陕西人嗓门大,妻子指着老刘数落“白天把锄头磕坏还不够,你又在哪弄几个尿罐子回来,这么多你用得完吗?哪捡的给我扔回哪去!”

老刘虽然心里不服气,但自己理亏,又不敢跟老婆强辩,只好将4只罐子扔到门后,老老实实回屋睡觉去了。

单说老刘家有3个孩子,两个男娃一个女娃,隔天两个男娃又从门后倒腾出四只罐子,和上稀泥开始过家家;老刘看在眼里,想起昨晚被老婆臭骂一顿的事,本来气不打一处来,但仔细看捡来的罐子,还真有点像“尿罐”。

至此,捡来的4只罐子被老刘家充分利用,成了孩子们冬天床头必备的“夜壶”,这一用就是26年,附近相邻都知道这事儿。

随着时代发展,尤其改革开放之后,老百姓的生活越来越好,自古“盛世古董乱世金”,各种媒介开始宣传文物保护等相关知识;老刘家的几个娃也已长大成人,并意识到家里的4个“尿罐子”不简单。

此时老刘真的老了,但对儿女们说“用了20多年的尿罐子可能是宝贝”的话不怎么上心,他不相信自己能有这么好的运气。

还是大儿子有主意,也没跟“老刘”商量,1997年自作主张,带着自己屋的尿罐找到县里文化馆;“大儿子”的尿罐比较特别,居然还有一个盖子,专家先揭开盖子仔细看了看,又用手往罐子里面摸,这下可把专家吓了一跳。

原来,罐子内部竟然铸有密密麻麻的铭文,后经专业技术鉴定,铭文共有12行,129字;专家当场被惊呆了,连呼“重大发现!国宝!”几天后,著名考古专家“罗西章”也被请来做了二次鉴定。

鉴定结果是:老刘家用了20多年的尿罐子,竟然是西周时期的青铜器,如今的国宝级文物“宰兽簋”;129字铭文,记载的是2000多年前的周夷王封赏众臣的事,单这一件青铜器就引起了学术界的轰动。

懂行的朋友或许知道,2、3千年前的青铜器,到今天大多已是锈迹斑斑,且材质难于金、玉等相提并论;常理来讲,青铜器应该不值钱的,但之所以“珍贵”,主要原因是青铜器承载着千年前的历史,有铭文就更珍贵了,如今129字铭文的“宰兽簋”,堪称无价之宝。

当然,这些“刘家大儿子”是不清楚的,但从专家的反应也猜到了一二;此时,专家开始询问这件青铜器的来历,“大儿子”多了个心眼,只说是自己偶然捡到的。

专家心里跟明镜一样,史载“五鼎四簋”,一旦出现了“簋”,大多都是4个一组,因此专家断定老刘家应该还有宝贝,“大儿子”没说实话。

不过专家也没挑明,而是有人暗中跟踪,就这么一直跟回“老刘家”;第二天,整个扶风县都炸了锅,一支队伍敲锣打鼓,举着锦旗,拿着奖状穿街过市直奔老刘家,沿途宣称“老刘家献宝有功!”

不多时,队伍来到“老刘家”门前,专家亲自拿着奖状进屋,结果老刘家的人还不清楚怎么回事呢;专家将事情经过说了一遍,挑明让“老刘”将4件文物上交,专家则授予锦旗、奖状等。

本以为这已是“既定事实”,老刘肯定会将4件国宝交给专家,一场“献宝有功”的庆祝大会就此开始;没成想,老刘居然不愿意交出4件文物,理由是“老刘家”保管国宝26年,早已与4只“尿罐”有了深厚感情,如今忽然没了,一时难以接受。

如果放在今天,发现文物必须要无偿上交,但当时还有的商量;后经双方友好协商,老刘家将文物上交,专家不仅要授予“献宝有功”锦旗、证书等,还要再加1000奖金。

1999年,4件青铜簋被送入周原博物馆珍藏,其中第一件“宰兽簋”尤为珍贵,129字铭文的也为如今的历史研究填补了空白。

单以市场估价,仅一件宰兽簋就已“价值数亿”,其余3只青铜器的价值也在数千万不等,“价值4个亿”或许还说少了;也有人对“老刘要奖金”的行为有所质疑,对此你又怎么看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