朔爾茨訪日 兩個前軸心國大談東海問題,中德關係要變天?

據環球網報道,當地時間28日,德國總理朔爾茨抵達東京,開始對日本進行為期兩天的訪問。據悉,這是朔爾茨就任德國總理以來,首次對亞洲地區展開訪問。而朔爾茨首次的亞洲之行,單獨選擇了日本,這令外界對這兩個前軸心國家的關係高度關注。

在28日當天,朔爾茨在東京與日本首相岸田文雄舉行會晤。根據共同社的披露,岸田在會晤中公開譴責俄羅斯對烏的軍事行動,並強調日本將進一步加強對俄羅斯制裁。以及對烏克蘭的援助。朔爾茨在回應時表示,國際制裁已經對俄羅斯經濟造成重創,各國在制裁方面的步調要保持一致。顯而易見,俄烏衝突是朔爾茨訪日的一大驅動因素。原因很簡單,在亞洲地區,日本是該地區反俄最凶的國家,沒有之一。

要知道,日本是亞太地區除美國之外,遏制中國最積極的國家之一。如果按照朋友的朋友就是敵人的說法,朔爾茨此次對日本的訪問,從某種意義上來講就是對中德關係的一種「背叛」。尤其是在當下俄烏衝突的背景下,包括德國和歐盟一些政客都在施壓中國反俄,給中歐關係前景帶來諸多不確定因素。所以說,朔爾茨此次對日本的訪問,是否會對中德、或者中歐關係造成不利影響,也是外界所關係的問題。

朔爾茨訪日,兩個前軸心國大談東海問題,中德關係要變天?

誠然,對日本來說,只有有求於日本的,不管是哪個國家,都需要先要表明其在中日關係之間的立場。所以,根據日本共同社的報道,在28日當天的日德首腦會晤期間,朔爾茨為了展示與日本的「團結」,與岸田文雄在「反對任何改變南海和東海現狀的行為」上達成了共識。另外,朔爾茨還在會後的聯合記者會上表示,這次訪問發出了德國與歐盟進一步加強在印太地區參與度的政治信號。

令外界匪夷所思的是,德國是當下俄烏衝突最大受害者之一,該國的經濟和民生,因能源和糧食危機所造成的通貨膨脹而受損嚴重。朔爾茨這時候不在國內努力改善國家經濟和民生利益難題,反而跑到日本高喊「介入印太地區事務」的口號,他到底想幹什麼?環球網在社評中指出:在此次俄烏衝突中,無論是主觀還是外部壓力使然,德國基本已經跨過一道「心理門檻」,即「武裝化」。

朔爾茨訪日,兩個前軸心國大談東海問題,中德關係要變天?

德國在對烏提供軍援方面,之前僅限於提供一些包括頭盔和防彈背心在內的非致命裝備。不過,因受到來自美國和烏克蘭的巨大壓力,加之其戰略意圖的改變,德國在此之前已經顛覆了其不向衝突地區提供致命性武器的政策原則,開始向烏克蘭提供反坦克火箭彈等作戰武器。近期,柏林當局在有猶豫一陣子之後,終於決定向烏克蘭提供包括主戰坦克和自行高炮在內的重型裝備。

德國在軍事和外交戰略上,開始趨向進攻性的方向發展。德國這種戰略趨向,與日本長期尋求擴充軍備,為軍國主義復辟鋪路的意念非常類似。所以說,朔爾茨將首次的亞洲之行定在日本,應該與其近期軍事戰略開始轉變存在很大的聯繫。顯然,日本在軍事擴張方面,有很多經驗很值得德國效仿。

朔爾茨訪日,兩個前軸心國大談東海問題,中德關係要變天?

日德兩國都曾在二戰期間給世界人民造成巨大災難,而且在戰後的軍事戰略均受到國際社會的制約。在這樣的背景下,朔爾茨單單選擇日本作為其亞洲之行的訪問對象。兩個前軸心國重要成員聚在一起,當中所釋放出來的信息,的確很耐人尋味。

日本夥同美國在亞太 興風作浪,德國和歐盟又蠢蠢欲動要增大所謂「印太戰略的參與度」,同為美國附庸的日德兩國臭味相投,勢必會給本來就不平靜的亞太地區帶來更多的未知動盪因素。但問題在於,德國真有能力在應對俄羅斯的同時,還有餘力跑到亞太來挑釁中國?其實,德國加大對美國所謂「印太戰略」的參與度,當中因素除了軍事擴張野心在作祟外,更重要的是,還有美國壓力在起作用。

眾所周知,美國為了遏制中國,其手段可以所說無所不用其極,國際上無論是阿貓阿狗,也不管人家願不願意,華盛頓都要他們選擇立場,即便是口頭上反華也可以。不過,美日要讓德國從實質性行動方面挑釁中國,朔爾茨應該沒這種膽量。因為德國對華經貿依賴過大,他們承受不起與中國翻臉的代價。所以,就像去年德國派遣一艘軍艦到亞太搞所謂「航行自由」活動類似,德國參與美日在亞太俄的反華陣營,在很大程度上就是充當打醬油的角色,並不會給中德關係帶來多大影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