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看谁都是“棋子”,东盟看破又说破

美国利用俄乌冲突有效牵制了欧洲战略自主的步伐,更使世界嗅到冷战气息回潮,一些西方人士已在迫不急待地构想“民主和威权对立”的“平行世界”。

风动幡动者,心动也。心心念“主要对手”“首要威胁”,看一切变局自然都是对抗的“机遇”了。

黄庭坚晚年草书杰作《诸上座帖》

尽管俄乌冲突是当前世界动荡的焦点,美国政府仍不断渲染中国是“首要威胁”,并试图将美俄之间的东西方对立由欧洲延伸到亚洲。

在欧洲,美国一面策动冲突,一面向各国极力兜售“俄罗斯威胁”。在亚太,美国不遗余力地向地区成员散播对中国崛起的焦躁不安情绪。

不过,世界并不是这样想的。亚太、西亚、中东、拉美、非洲等地区绝大多数国家对于美国挑动分裂对立、制造集团对抗并不买账。

尤其是东盟等亚太地区成员,不会轻易被美国绑上战车,更不愿做美国地缘争夺的“棋子”。

心魔,让美国不愿面对这一现实。

01

/美国长什么样,东盟很清楚

东盟国家见证了美国霸权的兴衰,更亲历了美国霸权的灾难。

历史上,美国通过美西战争占领菲律宾,是其向亚太扩张、进而攫取全球霸权道路上的重要一步。

冷战中,美国在越南扶持傀儡政府,挑起南北越之间的战火。未料亲美的南越政府既独裁又腐败,美国幕后助阵难改败局,只好亲自上场以挽回颜面。

美国霸权的穷兵黩武最终反噬自身,不仅战事频频受挫,还遭遇后院起火,最终在国内外的反战浪潮中仓皇撤离,狼狈身影定格在“西贡时刻”。

除了军事霸权,美国还利用金融霸权对亚太地区施加影响力,持续收割亚太地区创造的财富。

1997年爆发的亚洲金融危机的重要根源之一,就是美国金融霸权。东南亚国家从危机中看清了国际金融体系的缺陷,也从美国的趁火打劫中认清了其金融霸权的贪婪与自私。

为发展计,东盟自然欢迎美国参与地区合作,但也明确地厌恶美国搅动地缘政治。

美国号称自己在地理上也是亚太国家,但地区成员更在意美国是否以实际行动建设并造福亚太,不会轻信美国言不由衷的“攀亲”说辞。

奥巴马政府曾提出“重返亚太”“亚太再平衡”战略,实质上是军事意图盖过经济社会发展,图穷匕见后便是赤裸裸的美国霸权。

特朗普政府干脆连霸权的伪装都省去,执政之初便退出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TPP),专注于打造针对中国的“联合阵线”。

拜登政府不断强调“美国回归”,实际上是在亚太地区排出“五四三二”阵势(强化“五眼联盟”、兜售“四边机制”、拼凑三边安全伙伴关系、收紧双边军事同盟),所谓促进地区合作的旗号不过是霸权伪装的再现。

2021年,新加坡学者马凯硕曾撰文警告,北约正借口应对中国“安全威胁”以试图染指亚太,“北约的进入只会给亚太地区成员带来麻烦”。

一句话,亚太地区足够宽广,容得下各国发展合作,但容不下任何国家舞弄霸权。

02/不意外,这是印尼和整个东盟的选择

成员国社会制度不一的东盟,一直反对用二元对立观念划分世界。正因为如此,东盟才长期保持了发展信心和活力。

透过俄乌冲突的来龙去脉,人们已看得清清楚楚,冷战思维本质上是二元对立、非黑即白的敌我思维范式。

美国重拾冷战思维,归根结底是为了通过“树敌”来凝聚内外共识,主动维持霸权地位,避免消极等待自身霸权衰落。冷战思维能否得逞,并非取决于美国的推动,而在于各国是否接受二元对立的观念。

从世界范围来看,答案显然是否定的。

对于美国炮制并鼓吹的“民主-威权”“自由-专制”对立,包括东盟国家在内的全球多数国家如今都抱有疑虑。人们不相信世上只有一种民主,不同意按照所谓西方主张的“共同价值观”来划分世界,更不接受美国打着“民主自由”的幌子滥施干涉。

可以说,东南亚国家没有单边主义的基因。美国试图拉拢东南亚国家进入“小圈子”来支撑其“新冷战”,这是对亚洲历史传统的无知,更是“霸王硬上弓”的执念。

当今世界多极化发展趋势的重要底色之一,就是亚洲文明所主张的多元化。

印度防务研究与分析所所长齐湛大使曾写道,“亚洲自古就是多元的,从未支持过单边主义。虽然我们有诸多共同之处,但多极主义是亚洲的核心特征。”

作为亚洲多元文化的组成部分,东盟国家同样是多边主义的坚定支持者。东盟秘书长林玉辉曾撰文强调,“东盟将以实际行动诠释对《联合国宪章》的承诺,践行多边主义,共同维护以联合国为核心的国际体系。”

67年前,正是在印尼举行的万隆会议上,亚非国家合力通过多边主义、主权平等原则尝试解决国际问题。面对当今动荡不安的世界,人们也期待今年将在印尼举办的二十国集团(G20)峰会更应排除外部压力干扰,践行真正的多边主义。

刚刚结束的二十国集团财长和央行行长会议上,世界已经见证主席国印尼展现出来的多边主义立场。面对俄罗斯代表发言时退出会场的美国、英国、加拿大和乌克兰代表,印尼财长英卓华表示,“G20是一个非常重要的平台,是我们讨论风险,如何协调和合作的首要的经济合作平台。我相信,(一些成员国的退场)不会影响合作以及G20的作用”。

尽管美西方大国反对,印尼仍然坚持邀请俄罗斯参加拟于今年11月举办的G20峰会。

03/东盟需要的“燃料”是务实合作

回望历史,东南亚国家经历过战乱与失序。二战后,全球非殖民化运动兴起,由欧洲主导的世界秩序被摧毁。不过,东南亚地区秩序破旧立新的过程中曾充满暴力和动荡。流血的伤痛记忆,让东南亚国家珍视当下的稳定。

2019年,新加坡总理李显龙在香格里拉对话开幕演讲时,首先回顾了东南亚两百年来见证列强国家轮番登场、制造分裂、相互厮杀的殖民历史。

“东南亚对于大国竞争并不陌生”,李显龙说,东盟支持开放、包容的地区合作平台,但反对削弱东盟的中心性,反对造成集团对抗或迫使各国选边站队。

菲律宾总统杜特尔特也强调,菲律宾不会在大国竞争中选边站队,同时敦促大国不为谋求主导地位而损害小国利益。

特朗普时期,美国防部发布“印太战略报告”,蓄意搅乱地区和平稳定。今年2月,拜登政府也抛出“印太战略”文件,其中格外强调笼络东南亚。

拜登政府信誓旦旦,但东南亚国家应者寥寥。除了美国在地区经济发展方案上长期口惠而实不至,根本原因是东南亚国家不同意美国试图将亚太地区或所谓“印太”地区打造成大国博弈的“棋盘”。

显然,东盟更珍视其连接两洋、合作发展的机遇,而无意追随美国地缘争夺的把戏。作为当今世界经济发展最有活力、最具前景的地区之一,东盟早已认识到政治稳定是实现经济一体化和国家繁荣的必要条件,正通过构建由东盟发挥主导作用的、聚焦共同发展与繁荣的对话合作平台,来消解由美国推动的地缘政治对抗。

东盟希望持续发挥“全球增长的地区引擎”作用,灌注的“燃料”是务实合作,而非冲突对抗。也正因为如此,东南亚国家与中国、与世界大多数国家在俄乌冲突中都选择劝和促谈,反对拱火浇油。

未来世界秩序的建构绝不会任由霸权国左右,东盟国家也不会做美国地缘争夺的“棋子”。

李显龙日前在赴美访问时,多次在谈话中使用“亚太”而非具有反华意味的“印太”一词。他直言,美国用“印太”经济框架作为该地区的接触手段,应立足于共赢,而不仅仅是建立在战略、安全和潜在敌意的基础之上。

已确定将出任新加坡下一任总理的现任财政部长黄循财也公开主张地区合作不应排斥中国。他说:“我们希望打造一个开放和包容的框架,让所有大国能参与亚洲和亚太的事务。”

文/陈长宁(四川大学美国研究中心主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