朔爾茨首訪的是東京而不是北京,無非是聽從美國的命令

德國總理朔爾茨上任五個月後,周四開始了他的首次亞洲之行。但是與他的前任默克爾不行,他的首訪國是東京而不是北京。德國一些反華媒體從中似乎嗅出了不一般的信息,好像「抬舉」了日本,而貶低了中國一樣。

默克爾總理12次訪華,只有5次前往日本。德國之聲評論稱,「這次出訪是一次突破,一次外交政策調整,終結了柏林一貫在亞洲先與北京對話,接着再與其他各國對話的傳統。默克爾遵循了這一原則,在執政期間幾乎年年出訪中國,通常只是順道訪問日本,或是根本不赴日。肖爾茨想要採取不同做法。」

文章毫不掩飾對中國的強烈敵意。評論稱,朔爾茨把日本稱為「志同道合的國家」。他談到了日本、澳大利亞、新西蘭、韓國和印度,「至於中國?沒有被他提及」。「他的東京之行也是對中國領導人的一個信號:你好北京,亞洲不只是由你組成的。」

在與日本首相岸田文雄的會談中,雙方一唱一和。據《日經亞洲評論》稱,日本領導人歡迎德國對印太地區日益增長的興趣,稱德國是「具有共同價值觀的戰略夥伴」,他希望「密切合作應對包括應對中國在內的各種挑戰」。而朔爾茨表示,「德國必須更多地參與『印太地區』。」

朔爾茨奉行所謂的「價值觀外交」,默克爾奉行務實外交。默克爾有自己的判斷, 朔爾茨只能聽從美國老闆的指示。「價值觀外交」和「以規則為基礎的國際秩序」一樣,都是美國劃「小圈子」、拉幫結派的藉口。作為美國的傀儡國,去哪裡都是看主人臉色的!

《中國日報》駐歐洲分社社長陳衛華評論稱,其實他最想去中國,只是沒有默克爾的膽量面對西方可惡的政治正確,所以先草草去日本一下。

去年中德貿易額再創新高達2453億歐元,中國連續第6年保持德最大貿易夥伴地位。朔爾茨心裡清楚:中德貿易是日德貿易的6倍多。來不來只是政客的決定,商人的身體是誠實的。這真不是給中國貼金,是資本逐利的選擇。面對世界第一大市場,沒人會跟錢過不去。

朔爾茨想來,也得看中國願不願意。很明顯,中國不願意。目前反俄是西方最大的政治正確。他如果首訪中國,肯定要中國圍着美國的指揮棒轉,譴責俄羅斯出兵烏克蘭,並對莫斯科實施制裁。如果是這樣,他肯定會碰一鼻子灰,自討沒趣。

外交部發言人趙立堅稱: 「歐盟需要反思俄烏衝突。我和我的同事一再指出,這場衝突可能看起來是俄羅斯和烏克蘭之間的衝突,但事實上這是俄羅斯和以美國為首的北約之間的戰爭。歐盟應該反思誰從這場戰爭中受益,誰在這場戰爭中變成了戰場,誰在這場戰爭中遭受了最大的損失。」

歐盟並非被誤導而捲入戰爭的無辜一方。所有的領導人都瘋狂地散布戰爭,朔爾茨也不例外。他們每個人都知道正在發生的事情,而且還在一意孤行,希望削弱和打擊俄羅斯,這樣他們就可以掠奪它!

默克爾在執政期間幾乎年年出訪中國,通常只是順道訪問日本,或是根本不赴日,這個不是為了什麼別的。兩個戰敗國沒有得到美國的允許前不能私下勾兌,說得好像以前抬中踩日,現在翻轉了一樣。

德國總理訪問哪個國家是其內政、外交自主權的體現。不好意思,我們都忘了德國是否有自主權,至少日本不完全有。兩個曾經的法西斯盟友,兩個現在被閹割的太監,走到一起一定有很多話要相互傾訴。

再說,烏克蘭戰爭為德國、日本提供了重整軍備的藉口和契機,兩個二戰戰敗國準備東山再起,也完全在情理之中。

默克爾是個有謀略有魄力有膽識受人敬重的政治家,她把德國帶向世界一流國家的行列,目前朔爾茨相反…沒有了默克爾,一大群小丑開始作妖了,山中無老虎,猴子稱大王,這個世界只會被小丑們禍害,後果正在發生,肉眼可見。

不幸的是,歐盟目前沒有能力反省,正在反俄和反華的不歸路上狂奔。默克爾退休後,歐洲再無政治家,只有自私的政客。一個時代結束了,德國將會走向衰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