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中东“千年死敌”握手言和时,美国又开始“放火”

当中东“千年死敌”握手言和时,美国又开始“放火”

沙特和伊朗,这个有着千年爱恨情仇的冤家对手,如今坐下来一起谈话了。之所以能实现这种历史性的时刻,很大程度上是因为美国的影响力正在衰退;但是华盛顿显然看不得和平,它在这个时候又蹦出来放火了。

美国记者布拉德利·布兰肯希普日前在“今日俄罗斯”网站上刊发文章称,白宫4月26日对伊朗的核计划表示担忧,宣称德黑兰可以在几周内获得足够的裂变材料来制造一枚核弹。这些言论与国务院此前发表的报告相呼应,强调了美国的全球安全格局中可能会出现的新战区。

据以色列媒体报道,华盛顿和特拉维夫正在讨论应伊朗核问题的替代解决方法,根据这些报道,美国基本上放弃了伊朗核协议框架,即解决该问题的外交途径,这就意味着美国是否会提出军事回应。

另一方面,40多位前欧洲高级官员,包括来自六个国家的前外交部长和国防部长发表公开信,敦促美国和伊朗完成关于重返2015年伊核协议的谈判。

这封信指出谈判中最具争议的问题,即美国将伊朗革命卫队指定为“外国恐怖组织”,并且抨击美国前总统特朗普的“极限施压”政策,是华盛顿过去两年的不良遗产。这些政策不仅失败了,而且使世界变得不那么安全。

但事实是,拜登本身也不愿与德黑兰谈判政治分歧,无论是采取妥协还是提出替代方案,都不是一项可行的政策,是危险和不负责任的行为。

首先,考虑到当前的全球安全形势,美国可能没有准备好与伊朗进行一场热战。

美国已经卷入了乌克兰冲突,还积极参与亚太地区的紧张局势。美国军事战略家担忧华盛顿正在进行一场涉及俄罗斯和中国的“两线战争”,更不用说现在涉及伊朗的“三线战争”。

乌克兰冲突是美国应该与伊朗缓和的外部因素。在俄罗斯的“特别军事行动”之前,美国承诺对莫斯科的任何军事行为做出强有力的、不屈不挠的回应。但这些话是空洞的,只会向世界证明:美国在安全问题上是一个根本不可靠的伙伴,华盛顿从来不会对危险升级的后果做好准备。

其次,美国在这个问题上在政治上处于孤立状态,只有以色列真正站在美国一边。欧洲清楚地认识到,中东的核军备竞赛是对安全的直接威胁,并有可能产生严重的溢出效应。这就是为什么自从美国退出并主持谈判以来,欧洲一直在伊核问题上处于领先地位。欧洲领导人经常敦促美国在拜登的领导下重新加入,但令人遗憾的是,这些呼吁被忽视了。

国际社会非常明显地站在降级和反对核扩散的一边,这意味着华盛顿不愿坐到谈判桌前显然受到国际社会的不满。白宫官员必须清醒过来,坐到谈判桌前,与德黑兰达成一致的解决方案。这样做不仅有助于改善不稳定的全球安全局势,而且还有助于提高美国在世界范围内的声誉。如果不这样做,将意味着全球安全的进一步恶化,以及对华盛顿的更多怨恨。

如何看待这篇文章?

“纵火狂跑到你家是很危险的,更可怕的是,纵火犯打扮成消防员的样子来了”——这就是对美国在当今世界上扮演角色的最形象的形容。从南美到亚太、从东南亚到南亚中亚、从中东到北非、从巴尔干到中东欧,美国人带着自己的盎撒兄弟们“一炸一路”、到处放火,然后假装自己是“调解人”,事实上是为了进一步拱火。

如果制造一场人道主义灾难,会给利益集团带来丰厚的利润,那么华盛顿会毫不犹豫地将这场灾难最大限度地施加到任何国家身上,这就是华盛顿正在乌克兰和欧洲干的好事。

天下苦美久矣!现在沙特和伊朗已经决心抛下华盛顿,自己寻找一条为千年情仇做个了结的出路;今后这样做的国家会越来越多,美国霸权体系的腐朽大厦,终将会有轰然坍塌的那一天!